Dawn·Parker

离家一百里

三 美队x你

双视角


可能甜吧……


一切设定都不值得推敲,无脑型设定,有写信梗。


————


三声


“史蒂夫罗杰斯。”


你最喜欢写信。


其实说不清到底是喜欢写信,还是喜欢写作时的天光云影皆落于纸上,少女心事在笔下流淌。


你喜欢将所有的阴晴雨雪,花叶溪海,山川的旷阔波浪,苍穹的高远悠长,一笔一画,用拙劣手法描摹收藏。


你有一个笔友,这大约也是你喜欢写信的原因之一。


你爱极了他的流畅笔触,每次收到他的信都要以指尖轻触每一个字母,感受着他笔下的铁马冰河,壮丽风光。


你收到那封信时陲天云彩如烈焰如玫瑰花海,在天的一侧静静燃烧,你在农场的薰衣草丛中裹着毯子翘脚阅读。


“祝安好。”他在开头写着,你知道的,过于热烈不是他的风格。


“说来可能有些突然,但我确实要去参军了。”你哑然,因为他曾在交流中提过,他的身体素质并不优秀,是个赢弱的家伙。


“.........”你没心情再看下去,匆匆翻到结尾。


“我依然会给你写信的。史蒂夫罗杰斯


他叫史蒂夫罗杰斯。


你怅然,也欣喜。


怅然你的笔友可能不会再写信给你,欣喜你终于知道他的名字。


不透露姓名,是你与他做的约定,就像是假面舞会上的一支曲,所有的暧昧心动都掩饰在矜持里。


现在他揭开了这一层面具。


你于是便也在信的最后注上自己的姓名,当做音乐结束时的俯身行礼。


“美国队长。”


令你惊讶的是,在他参军后,依旧会每周给你写信,就好像是他还在布鲁克林。


等待邮车到来成为你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你曾画过一幅彩色素描,像瀑布一样的玫红晚霞泼泼洒洒铺排在天际,一辆绿色的邮车慢慢悠悠地从地平线处出现。


你偶尔会进城看看,让自己融入俗世百态,买一束波斯菊,插在盛着清水的青釉花瓶里。


在铺着有蕾丝花边桌布的圆桌上写信,写给他,写给你触及不到的刀光剑影。


你会在信写完后把熏干的薰衣草和信纸一同放进牛皮纸信封里。愿他打开时能收获你的祝福与来自佛罗伦萨的阳光香气。


你望着木窗外的绵绵阴雨,趴在柔软的大床上拆开他的第七十封信。


“.........我要参加一项研究......”他在信中说到。


你未多想,在信中给他祝福。


一个星期后,你收到了他的来信。


实验成功了。他告诉你。


你祝贺了他,并且在信封里放上了一小面美国国旗和一支四叶草。


再后来,你在城里买花边时,看到他出现在一方小小的电视上,他被叫作美国队长。


镇上的女孩都成了他的粉丝,你写信戏谑他,他却告诉你,他想上战场,而不是当全民偶像。


几个星期后,他的确实现了愿望。


他寄来的信中,多了战场上硝烟的气息,干净的信纸上开始有了泥土的痕迹,他书写潦草,有些时候只是匆匆报个平安,你甚至还看到了暗褐色的血滴。


你开始不敢再写信给他,因为他的使命不允许一刹那的分心,他的后方是全美国人民,你不能为了一封信而拿美国队长的命来冒险。


你开始渐渐的疏离他与你的关系。你开始不寄信给他。


其实你还是写,但是大部分不会投递。


就比如一句“保重身体,多想想自己。”


因为他不会听,他可是美国队长啊。你有些酸涩,他的任务就是保障你的天空始终光明。


“年轻人”


他的信不再寄来是在二战快要结束的时候。


你打从心里厌恶这场战争,因为它代表的是贪婪,邪恶与掠夺。


还有一个私人原因,它夺走了史蒂夫。


你最终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小心思,给前线寄了几叠信。


你想到他拿到信时的惊愕表情,狡黠地笑了,一定会十分吃惊吧,你想着。


而且......其中的一封信里,有三个单词,包含了秘而不宣的少女心事。


你脸红红地将信交给邮差,“今天发生了什么好事吗?”他这样笑着问你。


你再拿到时,它们被打上了退回的章。


美国队长死了。


在北冰洋里。


在全国怀念美国队长时,你只是坐在沙发里,无声的为史蒂夫罗杰斯哭泣。


你将所有的信件全放到了一个木箱里,将钥匙扔到了农场外的小溪中。


你开始穿黑色的长裙。


父母准备给你找一个丈夫,来改变你的无名悲伤。


你在新婚的那一天穿着雪白的婚纱带着蕾丝面纱逃了婚。


三个月后,你被带回家。


那是你最阴郁的日子,每一天都有灰黑烟云在天空飘荡。父母从一开始的责骂变成小心翼翼的祈求,你只是呆在房间里,不哭也不笑,手上缠绕最无光的黑纱,望着远处的邮车慢慢走过。


你从此不再种薰衣草。


七十年后。


你躺在丽萨给你铺好的松软大床上,嗅着亚麻和蓝色天空的味道,回忆着今天干了什么。


早上有个年轻人来看我了,你想。


他可真是个帅小伙子,长得好像............谁?


不过这孩子心地可真是善良,还帮我把房顶的窟窿补上了,房后那一大堆柴.........好像是他劈的。果真是年轻人力气大。


不知道为什么他和我讲话时那么熟悉,是谁家的孩子吗…………


你思考着,疲软的合上了眼,在朦朦胧胧中,你看到了父亲母亲,一个穿着洁白裙子的女人牵住了你的手,你的步伐变得越来越轻。


你到了有永久曙光的地方。


——————————


三句


“真宜多多写信。”


史蒂夫第一次收到女孩的来信,是在布鲁克林破冰返绿的春天,阳光穿过玻璃窗投射在深棕色桌面上,他坐在书桌前,拆开了第一封信。


“你好!我是你的笔友,天气这么好,真宜多多写信。”她的字迹沉稳,但是跳脱的开场白还是暴露了她的天真和甜蜜。


史蒂夫把回信装好,投进邮筒里。


巴基从他身后拍拍他的肩:“老兄,恋爱了?哈?”


他只是笑而不语。


他时常会画些素描给她,画布鲁克林的公园,苍树,鲜花,活泼的松鼠在枝桠上蹦跳,一个飘走的红气球,孩子们的笑闹。


他希望让她知道,了解,熟悉他身边的所有事物。


她寄来的信封里总是装有晒干的薰衣草,她住在佛罗伦萨,一个有着温暖阳光的明媚世界。


二战开始了。


他看着局势变得苍夷,导弹尖啸着划破长空,他开始思考能力和责任。


他不能再等下去,他不能让明媚与希望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他去参军了。


第一次,他被刷了下来。


他不甘心,在有着灿烂烟火和煦攘人群的那个夜晚,他又试了一遍。


有金色眩眼光芒的希望与责任终于降临到他身上。


他写信给你,笔画里全是他的欣喜。你看!我也有能力保护你了!他在心里喊。


“我的名字是琳简。”


她回信了。史蒂夫忐忑不安地拆开信封。


琳简,琳简,真好听的名字,他一遍一遍的读着。


他似乎不用想象,就能看到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孩,在薰衣草花丛里咯咯笑。


他能看见她的每一个细节,包括她温顺的深棕色眼眸和有小雀斑的白皙皮肤。若草色长裙和幼白色脚踝,漂亮的蕾丝花边翻滚着,束起亚麻色长发。淡淡的花香和少女的气息。


他笑了出来,带有一点稚气和没由来的高兴。


只有他知道,他的笔友叫琳简。


但在军队里,他只能看见飞扬的尘土和跋扈的队友,他开始渴望,渴望能变得更强。


我要强大到,可以保护你。


所以他答应了研究。


琳简的回应是“祝你好运,我的史蒂夫!”


看,她用了“我的”!他在心里喊,像彼得潘先生遇到温蒂一样兴奋。


快乐满到要溢出来了,把心脏胀的有些酸涩,好像下一秒就要有眼泪掉下来,喜悦到失了言语。


实验过程他已经不能完全回忆,只记得在狭小的空间里时眼前浮现出的一个画面,墨绿色邮车逆着血红夕阳朝他走来。


他变成了“美国队长”。


金发的士兵成了最受涂着玫红色口红,戴着小礼帽的女士们欢迎的绅士,他却在百花群中茫然无措,他看不到薰衣草。


他从舞台前退到幕后。


他开始上战场。


尽管战声连天,到处都有伤病员和战俘,下一枚炮弹说不定就会落到自己头上,空气里充斥着血腥和火药味,他依旧迷恋上这个地方,这个可以实现他梦想的地方。


后来?


他又一次拿到信封,卡特特工走进来,看着掉落出的一小束薰衣草,了然般笑了笑:


“薰衣草。”朱唇动了动。


“怎么了?”他偏过头,看着来人。


“等待爱情,谁给你寄的?这大约是芳心暗许了。”她笑着走出帐篷,柔和的嗓音飘散不去。


士兵愣在那里,不敢置信地瞪着手中的薰衣草,花香里有少女甜美的心思,他这才听到小小的花朵用微小的声音说着,她喜欢你呀,史蒂夫。


远处轰隆隆的炮声像是心跳,胸腔里的惊喜震颤好似地震,他大笑着,别人侧耳倾听:“队长知道什么好事啦?”他们问着。


他在任务前,决定结束任务后就写信给琳简,让她也知道,他的爱情。


他那次任务没能回来。


他坠入了北冰洋。


“年轻人。”


他没有死,他自己都没有想到。


但七十年的漫长光阴,早已不等人,它迈着步子往前奔去。


空白的房间,床头老旧的收音机,时光好像还停留在七十年前的那个春天,有薰衣草的信封和阳光下的布鲁克林。


他接到任务,再去拯救世界。


他垂眸,海蓝色的眼睛看着白纸与黑字。


“好。”他说,“不过,在这之前,请给我订一个去往佛罗里达的航班。”


他要去见她,坐上飞机的那一刻他才能真切感受到属于曾经少年的青涩震颤,就像是第一次与她交流时的紧张期待。


梦想的泡沫包裹着他,他已不会冷静


但直到到达农场的门口时,他才感觉出害怕,七十年,她一定已为人妇了吧?说不定,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了,毕竟,她也老了。美国队长的最大敌人,竟然是老年斑和岁月漫长,他还有心情想。


在走过农场时他注意到有一丛杂草,大宅看起来有些冷清,就像是古老幽灵的哥特式城堡,铁黑色大门和有着嗤笑声的大理石浮雕。他走过拼花地板,巨大的波斯地毯上有着繁复花纹,繁赘的猩红色窗帘和阳光下飞舞的尘埃,不苟言笑的画像打量着他,贴金花瓶里的粉白玫瑰窃窃私语。他好奇着琳简的家人与......丈夫,巨大的钟摆晃荡着,像一只苍茫的眼睛。


名为丽莎的中年女佣带他到琳简门口,他犹豫着,敲了敲门。


咳嗽声,他听到了,他赶忙推开门,一个与外面截然不同的小世界在他眼前呼啦展开。


洋甘菊和淡淡薰衣草的香气,他突然想流泪。


房间里温暖又明亮,白发老媪躺在有洁白鸭绒被和蕾丝枕头的大床上,他看到一张宽大的书桌,上面堆了几本厚厚的笔记本,还有散乱的信纸,鹅毛笔与钢笔的蓝色水渍,他走到床前。


“我来了。”他笑着说。


面前的人睫毛颤了颤,她果真有一双浅棕色眼睛,“你是谁?”她问到。


史蒂夫愣在原地。


“阿尔兹海默症。”丽莎在他背后悄悄说。


时光终究是太过匆匆。心里的一角有了些裂痕。


“我是一个你等了很久的人。”他垂眸半晌。眼神里有浓浓悲伤。


“我等了很久的人?我............等的不是你...”她疑惑的打量着他。


他看着她的素白睡衣,“你等的是谁?”是你的丈夫吗?他有些苦涩。


“我等的是...............我也不知道...”


“哦,对了,我等的是史蒂夫罗杰斯。”女人恍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美国队长死了。”他开口,声音几近哽塞。


“你胡说!史蒂夫没有死!美国队长不是他!”年老的声音急切的嘶哑。


“.....................”他唯有沉默。


女人疲惫的闭上眼后,又睁开眼睛:“丽莎,请你帮我把日记和信纸扔掉吧。年轻人,你是谁?”安详的眼神里没有愠怒。


他慢慢退出房间,无言。


丽莎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眶通红,高大的身躯变得有些僵硬,他就像是失恋了一样。她突然想到一个怪念头。


“琳简...奶奶的家人呢?”他开口了。


只有他们两人的脚步声在地板上踢踏。


“她没有结婚,当年好像是为了某个小伙子还逃婚了。”


“你知道是谁吗?”


“不清楚,好像是当兵了没回来,那个年头,连美国队长都没回来,更何况是他呢?”


“她怎么说要等史蒂夫罗杰斯?”


“你看到我手上的东西了没有?”她下巴点点那堆纸质物。


“怎么了?”


“老太太以前特别崇拜美国队长,还给他写过信呢。”


“那美国队长回信了吗?”


“这个不知道,反正我没看见过。”


他想起来靠在床角的木箱。


“那个木箱里...?”


“钥匙早就丢了。”


死寂。


“这堆东西你要吗?”中年妇女突然打破沉默。


“.........谢谢。”他并未推辞。


高大的男人翻看着琳简的日记,那一角终究成了一个轰然倒塌的缺口,满满的悲哀像流水一样汩汩流出,飞机的颠簸让他感觉像是失重般漂浮。


他泣不成声,灿烂的金发像是圣母凝结在脸颊上的一滴眼泪。


从那以后美国队长不再买薰衣草。


史蒂夫罗杰斯有一个不属于美国队长的梦想,他只想拥有三样事物。


第一件,和平与安宁。


第二件,与琳简的一场婚礼。


第三件,一幢小小的木屋。


可惜他实现不了了,这辈子。


附琳简日记一则:


天气:晴


今天又梦到史蒂夫了,我觉得他没有死,总感觉他还活着,但是全国上下铺天盖地的新闻告诉我这不可能,我愿回到那一天,我未将信封交至邮车前。


如此便可不遇见他,多好。


沉思中匆笔。




——————————FIN


其实我真的想写甜饼......


琳简—也就是你,至始至终喜欢的都是一个名叫“史蒂夫罗杰斯”的男孩。


因为她觉得美国队长有太多人去爱去崇拜。


Tip:几个细节补充一下,你即使失忆了潜意识里也还是在等他,嗯……怎么说呢,就类似于,他是你活在世界上最大的执念吧,然后他来了,你的愿望实现了,你就…………然后我描写史蒂夫的时候有一处比喻,说是彼得潘和温蒂,这里就是在类比他与你,他不会变老,你已经鹤发鸡皮,暗戳戳的小细节还是挺多的,可以自己找找做做阅读理解【bushi】


我今天上楼的时候因为回忆一颗味道神似枇杷膏的水果糖结果摔了一跤,到现在脑袋都是懵的,所以这篇文可能会有不足。


OVER。


Dawn的星星与云朵



【复联全员x你】【亲情向友情向】你只负责可爱,我们来拯救世界(三)


大家好嘿,我是Dawn。

这个是50fo点梗,希望大家喜欢w

时间线为虚构的,请勿带入!#蜘蛛侠已加入复联

*中长篇连载预警!

可能会出现原创感情线?

如果ooc,我的锅,他们属于你们。

私设如山请注意⚠️

#母亲是小三,自己为私生子。【不然不好扯剧情ORZ

女主————也就是你,名字叫Dawn·Parker(详情请戳前文)

中国人设定。

特殊技能:精通所有语言。

前文可以戳我的头像看也可以戳底下那个永远小公主的tag。

祝君食用愉快❤️


#3.

闹钟在7点准时响起,你挣扎着爬起身,流连在天鹅绒被子给你塑造的温柔乡中无法自拔,咕囔几句不知所谓的梦话,艰难地换下真丝睡裙穿上今年某奈儿的新款帆布裙,趿拉着兔子绒粉拖鞋就去洗漱。

洗了个脸后才清醒过来,你有点怔忡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还是那句话,你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要不改天让谁谁谁给我题在墙上。

为自己打过气之后,你快乐满满地出了房门,十分熟练地摸到厨房,准备起早饭。

唔………我想想啊,你托着腮看着食材思考着;鸡蛋有了,面粉有了,牛肉有了,哦对了还有几个土豆,那就……做牛肉面吧!你点了点头,围好有些宽大的围裙,开始在锅碗瓢盆间忙忙叨叨起来。

待将面条放入锅中文火慢煮后,Friday还未等你开口便叫醒了众人。

等了几分钟才听到Peter的房门开了,走出来一个铁人爸爸???

你望着铁罐一脸懵逼,这时才发现原来他们手上有着同款戒指。

狗男男恩爱伤透吾心:)

Tony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那什么,我们什么也没做。”

欲盖弥彰。他从你鄙视的眼神中看出了这句话。

“嗯哦好好好对对对你们盖棉被纯聊天。”你打断他的欲言又止。

还是闭嘴吧。

从房间里走出的Loki和Bucky打断了这段尴尬的谈话,“好香呜…Dawn你做什么好吃的鸭?”某只大号冬坨抱着你给他的胡萝卜抱枕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

你看着他睡的水蒙蒙的灰绿色眼睛,遭受了一波颜值暴击。太可爱了我的天呐。

“起啦?我给你做了牛肉面,坐这儿喝杯蜂蜜水,面过会就好了。”你母爱爆发,用软的不成调的嗓音回答他。

“呵,女人,昨天还说他是小胖子呢,今天就开始真香模式了。”九界三公主抱着手臂嘲讽技能Max

“你可拉倒吧你,Bucky这么可爱这么可怜这么无助这么娇弱当然值得疼了,你呢?近战法师笑死个人。”你一边盛面一边回怼。

Bucky:其实我还挺能吃的……

Tony:直觉告诉我还是安静如鸡地当缩头Sam比较好。

“呕,母爱滤镜海底两万里厚,你还挺能吹,娇小冬兵两百多斤。”

“人家有振金手臂两百多斤,你自己品品你的发际线你再叭叭。”你端着餐盘咣叽一声砸到他面前的桌子上。

“你懂不懂尊老爱幼能不能有点良心。”

“都几千岁的人了还这么幼稚你脸红不。”

你们拌嘴拌的不亦乐乎,完全没注意到其实大家都已经起了。

“嗯……我们,可以,吃了吗?”Sam弱弱的问,今天也有一种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的感觉呢quq。

“啊,可以可以!抱歉哈没注意。”你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尖,“哦对了——”你又端出几杯饮品。

“这个是?”Banner问你。

“这个算是我给你们每个人调配的饮料啦。也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你有些扭捏。

Natasha轻嘬着烈焰般在她指尖绽放的草莓柠檬水,没有预兆地笑了,“还好么?我加了一点薄荷叶和一些冰块。”“非常好,我的小姑娘,你做的够好了。”她缱绻地似是叹息。

Wanda尝了你给她做的樱桃香草茶之后,给了你一个带着温暖甜香的拥抱,你有点受宠若惊,羞红的云霞飞染耳尖。

Loki举着你给他调的伯爵红茶,“做得不错,小矮子。”勾出一个略显散漫的笑。

“谢谢你的夸奖,老秃子。”你的甜美微笑无懈可击。

Peter捧着你给他的百香果气泡水十分激动:“我可以带到学校去喝吗?”

“不可以。”你和Tony同时出声。

“这个偶尔喝一下放松放松,天天喝会蛀牙!”你状似凶狠地瞪着他。

“你还要长高kid,太多的碳酸饮料对你骨骼发育不好。”

“附议,所以Dawn你也要少喝。”Cap好像你爸爸哦。

你以为我看不到你吸桃子汽水时的快乐神情吗?!

吃早餐期间众妇联成员及其家属又吹了一波你的厨艺,骄傲突破天际——某Parker姓肥宅少女的事后描述。

吃完早餐鹰眼就和Thor还有皮断腿,啊不是,皮特罗一起去做任务了,Peter去学校了练习辩论赛,其余的人撇下你神神秘秘地躲去会议室开会。

搞得好像我真的想听,其实我挺想听的qwq。

【来吧一起偷窥他们讲了啥!⬇️

“Tony,我觉得收养Dawn的做法还是不妥,这样做对与她来说是不是太自私了?我们应该考虑她的前途。”Steve依旧有些不放心。

“小姑娘太好了,我并不希望我鲜血淋漓的踏入家门时她被吓到。”Nat敲敲桌子。

“Well,那麻烦你们在她的角度考虑一下,你是一个本来就不被接受不被重视的孩子,然后突然有一天你被迫改造,让她不得不接受一个新环境,等她对这个环境产生足够多的依恋后,你把她硬生生从这个地方剥离开来,并且对她说,我是为你好。怎么?这么作践我们这些人呢?”Loki一开口火药味就很足。

“我赞成Loki的观点,这对她太残忍了。”Bucky竟有些严肃。

“Bucky?你确定你在说什么吗?”Cap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我为什么不确定?失忆和失掉常识是两码事。”不耐烦的撇过头,不去看那双令人沉沦的碧蓝色眼睛。

“……对不起。”

“这话别对他说,去告诉那女孩子。”嗤笑一声,碧绿森林对上湛蓝天空。

“你是他的谁?”

“这话原封不动送还给你。”刺啦刺啦的电流在空气里流淌。

“别吵了,我有一个提议,如果她适应不好的话再讨论,目前就这么过下去吧。”老好人Banner出来打圆场。

“我和幻幻觉得这个OK。”Wanda窝在Vision怀里赞同。

2:2:3

“行吧……暂时就按Banner的来吧。”Tony有些头疼地揉揉太阳穴。

会议结束————】

回客厅的路上Bucky有点忧心地问着Loki:“我刚才是不是太狠了?万一Steve讨厌我怎么办……我要不要和他去道个歉啊?”

就那傻小子喜欢你还来不及讨厌你个屁。“没事的不会的放心吧。”

“嗯……I hope so……”

回到客厅就看见你抱着兔子玩偶看电影,你百无聊赖地抬眼:“回来了?这么长时间你们顺便吃了个饭吗?”

“嗯,意式烩面,没放奶油蘑菇,蕃茄味的,不好吃。”Loki窝在你旁边。

“我下次做给你们吃,有奶油蘑菇和起司粉的那种。”你推推削好的水果,“兔子苹果,新品种。”

“我喜欢李子。”Bucky抱着胡萝卜抱枕,棕色的半长发映出暖暖的软金。他的声音闷闷的。

“你不开心啊?那我们下午茶就吃李子塔吧。”你偏过头,软软的安慰他。

“好。”他的声线里终于染上半抹笑意。

你转过头看着无聊的肥皂片,终是抵挡不住瞌睡的诱惑坠入沉沉梦乡。

醒来时夕阳已半遮于你的窗外,云彩飘飘洒洒出漫天金箔瀑布,你的薄纱窗帘被镀上金边,像是金线细细勾勒出每一丝缕的花纹,好看的紧。

你拖拖沓沓走出房间,才发现大家等着你吃晚饭。

“瞌睡小姐,你可真是困啊。”Tony挑挑眉,却是没有丝毫不耐。

“快来坐啦!”Peter望向你的眼睛亮亮的,如星晨闪耀。

“有李子塔。”冬兵拍拍旁边的空位。

“来啦来啦。”你笑着走向他们。

你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繁星点点,很快就沉沉睡去的你未注意一闪而过的漆黑人影。


后来大家和你处的太好了于是全都选择性遗忘了那个三个月观察期。

————————————TBC



可以猜一猜Dawn的后遗症是啥以及那个人影是谁(没有奖励/被打

我今天更了吧!!!(骄傲

希望有红心蓝手和评论!!

睡衣趴明天更!!

爱里们!!

mua

晚安好梦🌙

有点短小憋介意qwq
Dawn的星星与云朵

【情书几行】【金发大胸组】


大家好这儿Dawn!可以喊我潼恩、阿D、D总、D攻等,但是!不要喊我D受!我!总攻!第一攻!(气fufu)
萌新无脑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现场请注意避让!
是和@请叫我狗桥  鹿桥桥的联文❤️




Here we go~


Ver.Thor【文风出走 另含失忆梗】

九大国度的所有人,上至帝王下至囚犯,都知道阿斯加德的Thor王子有一个童养媳。

传说她从小养在深宫,是一个被奥丁铁蹄征服的小国公主,但别人不知道的是,她的父王为了保全全皇室成员的安危,临时找了一个普通平民的女儿充当人质送了上来。

她被当作皇后培养成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是应有的大家风范和姿态万千,但就像Loki形容的那样——“约姆海顿炸于前后左右还能面不改色理理裙子掉头就走”“太稳了,死气沉沉。”Thor,也就是你未来的丈夫握着酒瓶一语中的。

你就是那个劳什子公主,自小养在宫闺里你很明白自己的地位,这也造就了你的稳重,你不能不,如果只是靠着芙丽嘉的宠爱和一个不靠谱婚约,你不可能活到成年,阿斯加德人虽是有名的不会耍心机,但基因突变谁也说不准。

你知道Thor不喜欢你,这其实也不关你多大事,反正你也不喜欢那个幼稚的智障。

你要是被一个金毛连续几千年每天一个快乐恶作剧你可能也会疯。

搞得好像这样就能退婚似的。:)

你只当这个家伙正处在只有中庭小孩才会有的青春期里,每次被迫被吓时只能表现出梨花带雨嘤嘤嘤我好害怕Thor太厉害了的感觉,然后看着他一脸中二病的样子说辣鸡。

这家伙被Loki小刀捅过肾之后也染上中二瘟疫了?

然后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作死般谈了个中庭女友。

你在聚会上与众姐妹闲聊时提起她,都十分优雅的笑笑,略过不谈。

直到有一天他们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拥吻。【此处为私设】

我kqnmdbxsd。I AM FINE:D

忍无可忍的你决定打包袱走人,这个皇后爱谁当谁当,这辈子不可能嫁给这人了,这辈子不可能。

走到半道的你碰见了Loki,一个和你志趣相投的不受宠王子。

“哦呵,又被Thor气到了?辣鸡,捅回去啊!我教你什么来着!我们是刺客!我们躬耕于黑暗,服侍于光明!”

“你走错片场了弱鸡法师,这是玛丽苏同人文不是刺客信条,老娘我忍不住了,我哪怕是死,从彩虹桥上掉下去,我都不会去和那个三岁王子结婚!”

“真xia……啊不是,Thor又怎么着你了?”黑发碧瞳的少年挠挠头,有点搞不懂。

“他谈了个中庭女友。”

“这也没什么吧……反正中庭人活不长啊?”一头雾水.JPG

“他们俩当着全阿斯加德亲的如火如荼难舍难分。”你斜了他一眼。

“来吧你要几刀。”默默掏出小刀.JPG

“别了别了,我走成不,对外你就说我掉下彩虹桥了。”摆摆手权当告别。

半晌都没听到动静的你有点诧异的回头,脚上步子不停。

就是这么很有灵性的一回头,你就很有灵性的脚滑了一下,很有灵性的划过一道优美弧度后掉下了彩虹桥。

甘霖娘。你泪流满面。



以下为Thor视角

大家好我是Thor,相信你们都认识我。

我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更准确的说,我最近才反应过来我喜欢她。

不知怎么的,我一直都十分喜欢恶作剧她,但每次我都会郁闷地发现,她只会挂着疏离的微笑看着我,搞得好像我真的很智障似的。

让她变脸怎么这么难?为此我还特意联合了Jane做我的冒牌女友,乃至在她面前用了障眼法使她看见我们在法式深吻都没啥起色。我十分不解,于是在某论坛上发了一个问题。

【本链接由汪汪斧友情提供如何让一个女人尖叫? 】

哦,原来我喜欢她啊!

恍然大悟豁然开朗!

然后我就举起了我的喵喵锤,回到了阿斯加德。

彩虹桥的流光飞舞,我看到了我的月光。

她从桥上蹦下去了?

WTF???

不过我最终还是用我的神力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她。

我可真帅。

我的月光醒来后,看着我的眼睛,极其温柔地笑着问我:

“金毛你谁啊?”

好了不说了我去跳桥了:)

Loki从未如此耐心的给我解释了一番她失忆了,然后极其冷静地把我的肾捅了个对穿。

———————我是Thor追妻之旅的分割线

失忆之后的她格外呆萌,会晃悠悠着脚对每一个人露出甜甜的笑,用夜莺般的声音婉转的读着十四行诗,会在我到她寝宫时,对我伸出手。

“抱。”她歪歪头,流溢光华的眸子里满是对我的心心念念,谁会拒绝她呢?

摇了摇头,结束了回忆,将注意力全放在角斗场上。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十四次挑战了,每次那些所谓骑士的理由都是——

——我爱上了你的未婚妻。

Loki总是在旁边看着我一身伤痕然后大肆嘲笑,但却还是给我治疗。

毕竟我们谁也不想让她担心。

有一次他问我值得吗,我只能笑笑:

“如果不是这个世界上有爱你的人,那么整个宇宙也就没意义了。”




Ver.美队(私设你开了间宠物店)

门口的风铃又响了,你在一片叮叮当当的喧闹中看向玄关,果然又是美国队长和…………一只金毛犬。

“额,hi,xx,为什么我的狗又不听我指挥了?”高大俊朗的男人挠了挠头发,从玻璃窗挥洒出来的阳光像是浓稠的蜂蜜,温暖甜蜜。

“啊嘞?你有做什么过激举动吗?”你眨眨眼,给他一个蜂蜜牛奶味的wink。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它说想你了,我说我也是,于是我们就来了。怎么,不欢迎吗?”他将你拥入怀中,湿热的鼻息有点儿痒,你软软地推着他,“别玩儿了,我还在工作呢……”

他在你颈间闷笑出声,依依不舍地放开你:“这次的任务大概半个月,好好照顾自己,有事给Tony打电话,一日三餐记得按时吃,不准和别的男生出去!”

“好了好了我亲爱的老父亲,我又不是三岁!安心工作吧!你的女朋友不会少一根头发丝的。”你给他整理好衬衫领子,在面颊上落上一吻,“小心点,我等你回来。”

你坐在半抹斜阳晕晕笼罩的店中,百无聊赖地刷着face book ,不时逗逗Jaki——你们的狗,它是在你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个街角被发现的,你自是将它带回了店里,给这只可怜兮兮的小家伙洗了个澡,洗完了它湿答答你也湿答答,Steve只能将你圈在怀里一边数落着一边擦头发,你吐吐舌头,给你怀里的金毛擦起了狗毛。

“Stevi,我给小家伙想了一个名字。”你挠挠后面的人。

“哦,是什么?”他望向你的蔚蓝眼眸氤氲着笑意。

“不嘛,我们一起说!看看我们想的是不是一个名字。”发动星星眼攻击!

“唉……好吧。”

————“kiki。”

————“jake。”

“maye史蒂乎你这个Jake怕不是想雷死我继承我的宠物店!”

“有话好好讲怎么扯到Thor身上了。”前一秒还是你的亲亲男友下一秒就又开始美国队长小课堂了。

呵,男人。

“额……Jaki怎么样?有你的ki还有我的ja。”大男人开始试着补救。

“No!我要在前(上)!!!”湿头发的水珠撒到了他的脸上。

“我们不妨来证明一下……”他笑着将你抱起,走到了内屋的卧室里。

Jaki:“汪。”

正在发呆中的你恍然听到门口风铃又被敲响,刚手忙脚乱的收拾柜台就听到熟悉的闷笑声。

“Steve!”你飞扑过去,像无尾熊一样缠在全美国最帅气的男友身上。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还穿的这么好看!说!你是不是外面有狗了!”注意到一身正经西装的你有点不是滋味,故意恶狠狠的问他。

男朋友本来就好看这样穿更好看了万一被哪家小婊砸抢走怎么办。

我????????————Cap’s OS

“咳……那么………”他放下你,单膝下跪,阳光里的浅蓝清海干干净净,毫无杂质,只倒映着你的小小影子。

一枚钻戒闪耀烁光。

“答案很长,我准备用一生的时间来回答,你准备好了吗?”



————————FIN


隔了这么久终于!!!

希望评论(搓手手





Dawn的星星与云朵




介个是猪桥der@请叫我狗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