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Parker

离家一百里

补番杂想



复联第一季动漫中有一集罗德和小辣椒对Tony说

“你用不着一个人面对”

“面对这一切,对付机器人 超级罪犯 拯救世界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Tony回答道:

“不我必须做,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支持着我,如果没有你们,还有谁能帮我”

这绝对是最能戳动Tony·Stark的情话

这台词他妈为什么不放在电影里?

我希望tony有的,他也确实有了一个想这样对他说的人

却还没等那个孩子伪装成大人的样子故作威严整理好思绪说出口时


在泰坦星上,他把他弄丢了。

他只能满眼绯红亲吻曾属于自己的灰尘。

看得懂也行 看不懂笑笑也行。

【情书几行】【父子组x你】(联文)

是和@请叫我狗桥 鹿桥的联文!我真的是十分懒了……【土下座】

名人情话系列!


大家好!这儿Dawn!
萌新无脑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翻车现场请注意避让!



Here we go ~


Ver.Peter(私设你比Peter大)

“Happy birthday to my love ~”Peter端出一个小蛋糕,奶油蛋糕上有一个面目模糊的Spider man,龇牙咧嘴地笑着。还有一行歪歪扭扭的中文

“生日快乐,我爱你”

你感动地抱了抱小男友,但心里一直在回放着今天下午的那一幕:

Peter和他曾经喜欢过的Liz有说有笑的走出校门,以你良好的视力能清楚的看到Liz的长发拂过Peter的肩头,和十五岁少年亮闪闪的眼睛与脸颊上被晕染开来的晚霞。

你只能呆在原地,将手机藏进提包,还在微亮的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高赞回答——

——男朋友比自己小怎么办?
——很少有男生会喜欢比自己大的,估计是半分钟热度,三分钟都嫌多。

拢拢刚染的深褐色鬈发,扬起一个甜美的笑,至少不会显得太老。

你的男友拎着个盒子走过来,嘴角的笑意盈盈,软软的卷发微微翘着,不禁回想起在指尖绕来绕去时的触感。

“Wow!Daring,你来的可真早。”小奶狗今天也是用奶音在撩爆你的底线呢。

糟糕,他没注意到你的头发,有点懊丧,这可和他是情侣款。你撇撇嘴角:

“顺路而已啦,谁让我这么喜欢你。”没关系,他还小,你需要理解。

“哦,额嗯……”小少年眼神飘忽,眉眼含春。

更糟了,他没说喜欢我。脖子有点酸,低头看着漂亮的小皮鞋在地上点啊点,我才没有不想看他,只是太阳有点刺眼。

“那,我们,就去你家吧。”温厚的大手握住你的小手,你踉踉跄跄地和他一起走。
 
我的天,他完全没注意我不高兴!心情更糟了,可爱的小裙子都没有了一层lo式滤镜。

终于磕磕绊绊到了你家,你被小男友摁在沙发上呆坐,什么嘛,搞得好像是他家一样,有点想翻个白眼鄙视他一下,不对不对,你还在和他单方面冷战呢,要冷静。

嗯……冷静。

你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冷静,他还是个孩子,Peter·Parker的肌肉不好磕吗,Spider-man的战衣不帅吗,他的奶音不甜吗,他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在身,冷静,等他成年你再算帐也不迟。

不生气啦不生气,我的心里有上帝。:)

然后你佛系微笑的看着P.P式可爱男孩从厨房里端出一个奶油蛋糕。

就是上面那一幕。

你吸吸鼻子,听着他的絮絮叨叨

“蛋糕是我从Liz那里学来怎么做的,你今天的头发很好看,我一天也比一天喜欢你了。

“还有,不要觉得你比我大就是什么罪不可赦的事,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也当然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Ver.Tony(私设你是他的健康顾问)

“Mr.Stark,这已经是您这个月第十五次没事找事了,您到底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你放下正在查的资料,推了推眼镜,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天才科学家。

可得了吧,还什么天才,十四次聊天十次结巴,两次三分钟结束,一次一开始就语无伦次,还有一次,那天地球忘记打烊了。

“呃…我…哦对,我有事!我很烦啊!我心口痛啊!”他蜜糖色的眼睛眨了几下,你没忍心告诉他,眨眼次数可以暴露一个人是不是在撒谎。

“So?烦什么?”有点头疼的捏了捏太阳穴。

“我有个酒会不得不参加,必须要参加,一定要参加,不参加小辣椒就要把我的跑车小橙卖了,但是我没有舞伴,啊,一想到这个事就心痛,心绞痛,阵痛,刺痛,啊,越痛越厉害,啊。我要死了,我旧伤复发……”他有些夸张的捂住胸口,眉头皱的紧紧的。

“…………嗯,Sir,我要提醒你一下,你捂错地方了。”

“啊?呃……哦。那这样吧,你陪我去酒会。”

“这有什么必要联系吗?”

“拜托了,我知道你最好了。”全世界最骚包的钢铁侠摘下配色奇异的墨镜,卡姿兰大眼睛KiraKira地散发光芒。

谁会拒绝这么一双漂亮眼睛呢?“好的。”

况且你还暗恋他。

总算熬到了下班,你刚准备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接到Boss的短信,满腹狐疑地按照他的话上了楼。

“Sir,我记得,这里不是你的办公室………”你刚开口就被眼前一工作室的人和服饰吓得讲不出话。

“这当然不是了,快坐吧,我的女伴当然要成为全场最光彩照人的那一个。”这时你才注意到沙发上的一干人等。

比如Tony·Stark,比如Nat,比如旺达。

憋着一口气的你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能莫名其妙地接受化妆师的鼓捣。

两个小时后,你看着镜子里的明眸皓齿,浅笑嫣然,有点恍神。

你只是不能降低他的品味格调而已,别想太多,他不可能喜欢上你的,办公室恋情注定没结果,他身边超模那么多,你腿也没人家长,穿衣服也没人家好看,可别胡思乱想了。

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却意外的看到上司眼中的脉脉温情。

“您入戏可真快。”打断他的愣神,十分淡定。

定个鬼,天知道你现在有多害羞和尴尬。

“算是吧,我们该走了。”你的大Boss听完一旁默默坐着的旺达耳语,心情很好的给了你一个wink。

要死,太可爱了。

酒会上衣襟交错,暧昧生姿,杯盏交互,你身着月白色小礼服,拿着一杯香槟看着Tony妙趣横生的发言,这个男人好像天生带着镁光灯聚焦的技能,闪光灯落入他的眼中沉沦为万千星子,突然Happy朝你走过来。

“Miss,轮到你上场了。”

???他没说还有我的戏份啊?你只好放下酒杯,懵懵懂懂地上了台。

恰好听到“下面我正式和大家宣布一下我的未婚妻”那个男人笑着朝你伸出手,你被他搂紧,隔着衣服听到一下一下的沉稳心跳。

雏菊,尼古丁还有龙舌兰,混在一起成了一种好闻味道,靠在他的怀中有点晕眩,咬牙切齿地在他耳边说:“给我个解释。”

“现在还不是时候,过会儿,honey。”他坏心眼地往你耳后吹了一股气,引起微小而又热烈的震颤。

后来的一切都不真实,都像做梦,直到酒会结束,和复联所有成员坐在一起愉快聊天时,你才倏地反应过来。

“Tony·Stark,你给我过来!”

“哇哦,看起来铁人要凉。”Nat理理红发,红唇上扬。

“这样做确实挺不负责的,不管人家小姑娘怎么想,就随随便便把人定下来,我认为……”全美道德标杆小课堂开课啦。

“大概没啥事儿。”旺达回想了一下脑到的东西,给了一个比较肯定的回答。

“于是说这儿就我和Peter还单着是吗qwq?”Sam有点难过。

“Peter早就被死侍告白了你不知道吗?”班纳推推眼镜。

今天也是欺负阿毛的一天呢。

你本来准备好了一大堆话来diss他,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最后只挤出来一句:

“你丫逗人好玩儿吗?”

“我没逗你啊,我是认真的。”他收起了往日的风流戏谑,认真的看着你。“我真的,想娶你。”

“可,可是,我们还没有谈过恋爱。”你突然有些委屈,连初恋都没有交出去就被订婚了。

“你爱我我也爱你,还没正式结婚,为什么不考虑和我谈个恋爱呢,我的小未婚妻?订婚宴我会补上,我想给你一场世纪婚礼。”他拥住你,上扬的声线蕴满笑意,在你眼角轻轻一吻。

“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到你之后我结婚没想过和别人。”




TBC———————————————



第一个是朱生豪,第二个是钱钟书(⁎⁍̴̛ᴗ⁍̴̛⁎)



父子组结束啦!下面是大锤和CAP!期待吗!

大锤和Cap篇

Dawn的星星与云朵


【Ops】【荷兰虫x你】(小甜饼)

大家猴这儿Dawn!
萌新无脑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现场请注意避让!
靴靴!

可以放心食用的小甜饼w
BGM:Summer Vibe(Pegato Remix)

Here we go~
这里的她皆可用你来带入❤️

*天字二号聪明的Peter·Parker先生最近有些小苦恼,因为他发现他被自己家的小青梅给告白了,这个事儿呢,还得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诶诶诶人见人爱的Spid——哦不对Pete!我刚编了一首曲子你听听看!”正在琢磨如何邀请Liz的好街坊一抬头就看见一只小小的棉花糖向自己冲过来*扑通一下撞进怀里,稍稍叹了一口气,不用说,这一定就是自家青梅了,揉了揉软软的头发,“我还有事,下次好吗?”“不要不要不要,上上次你说下次,上次你也说下次,这次你又说下次?你想下次到世界末日吗Peter·Parker?!”少女气鼓鼓的嘟起脸颊,脸颊边的软肉没由来地散发出“戳我”的暗示。
小少年抿了抿唇,事实上他也那样做了。
被追着打的时候,也觉得很值:D
“Okayyyyyy—so ,show me.”一个转身,试图安抚炸毛的小矮子,睁着狗狗眼湿漉漉地望着她,可怜巴巴,“Forget me PLZ !”
瞪了竹马一眼的青梅表示,我还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像*Tnoy·Stark一样把你原谅:)
“咳嗯,你听好了哦!”她用圆珠笔打起了拍子,嗒嗒嗒,一下一下打在Peter心上。
Oh my goodness
Spider man 有点后悔当时学了摩斯电码了,他纯粹是为了能和偶像美国队长在同一步调中,而且据说全美利坚合众国就已经没几个人会这破玩意儿了。如果他没学,他就不会听懂这串旋律的真实意义——
——“I love Pete ”
沉浸在音乐海洋中的少女在这首歌结束后才发现,纽约好邻居又去拯救人性的沦丧,道德的扭曲了。
Peter·Parker我再和你讨论编曲我就是傻(哔——)!!!
真香。【bushi
不知道此时自家青梅的心理活动的小蜘蛛一脸忧伤的望着皇后区的夕阳有一搭没一搭地和Ned聊着天。
“歪?Peter?找我干嘛?你怎么没和她在一起愉快玩耍?”
电话那端沉默了半晌,“Ummmmm,Ned,你说,如果有一个和你玩的很好的朋友,有一天突然用一种隐晦含蓄又不失浪漫的方式跟你表白了,你会怎么办?”
“WTF?Peter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不不不我的人和心都是Natasha的,你这辈子想都不要想,下辈子也不可能!”
“……滚吧。”
抹了一把脸,毫不留情地把电话掐断后沧桑的叹了口气,以往的气泡奶音竟然透露出了一股看破红尘大是大非的气质。
为了宇宙的和平,我——不对,走错片场了,为了化解花季少女的错误爱情,我,一定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您的好友Peter·中二之魂熊熊燃烧·今天也在为了纽约市的和平而努力着呢·人生情感指南针·Parker已上线。
她最近发现竹马君有些不对劲,上课时拒绝接收她的求救纸条,下课不和Ned厮混反而一心一意绕着Liz转,虽然也知道Peter喜欢校园女神啦,但是——果然还是有一点不舒服是怎么回事啊———
小青梅懊丧的趴在桌子上揪着短短的黑发,揉啊揉,一头光滑的兔子毛变成了一顶鸡窝乱糟糟,孰不知自家的竹马正在看她。
少年盯了她许久,愣神到Liz都不得不轻咳一声:“Peter?怎么了吗?”
“啊啊啊不,nothing wrong here!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没做,等我一下!”反应过来的Peter想扇自己两巴掌,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辣鸡Peter·Parker!你的女神就在这里听你讲你的好朋友蜘蛛侠的趣事,你却在对着另一个你不喜欢的女孩子发呆??你的脑子是质壁分离了吗?啊?虽然人家向你告白了但你这么在意干嘛??啊??好好和Liz聊天会死吗?
但是——咬了一下唇,还是快步走到少女身边,犹豫了一下后终于像决定好了似的从自己书包中扒拉出一把梳子,“你可憋揉了吧傻子,一头兔毛都要被你揪秃了。”
看着少女望向自己的亮闪闪眼眸,像是将万千星辰碾碎倾入热可可之中,温暖又闪亮,突然想起了过十岁生日时送给她的那只泰迪熊。
“呜啊Pete——你轻点!我也没注意吖……啧疼疼疼!我要秃了你就凉了我告诉你!小心我告诉May你欺负我!”小青梅张牙舞爪地乱叫,但是,竟然有点可爱?Peter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小傻子你……唉,你的那首歌吧,我算是听懂了,我觉得那首歌不适合我,但但但是啊!你也别太难过,普天之下芸芸众生一定有一个适合这首歌的人!对不起,我有喜欢的歌了。”Peter斟酌了一下用词,尽量温和委婉地拒绝她。
???啥子哦……你有喜欢的歌就喜欢呗,关我啥事?天天在高楼大厦间荡秋千可算是把脑子给荡傻了。——莫名其妙的OS
“Pete……我觉得这首歌挺好听的你要不再听一下?”依然跃跃欲试希望说服竹马的少女拿着圆珠笔的手蠢蠢欲动。
“我不不不不!”震惊!Peter·Parker第一次在学校使用蜘蛛力量,竟然是为……!
后来她发现连续五天Peter没和自己说话,天天下课躲去卫生间,一放学就跑,为了不和自己顺路创下了绕皇后区五圈的历史记录。
真·男孩的心思你别猜:D
然后仍百思不得其解的少女和同学一起去了华盛顿纪念碑。
坦白说,电梯下坠的时候,她倒没有多害怕,因为她晓得,一定会有一个叫蜘蛛侠的男孩来救她。
握住少年那温热的手,安抚地对他笑笑“我没事哦”然后顺着向上的力量爬出电梯,冷静地喊了个外卖。
Spider man傻愣愣地看着Liz,耳边是战衣姐姐的“向她表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想起了对自己露出微笑的那个少女,他突然想通了什么,但就在Liz被救出来的那一刻,蛛丝断了。
“Spider man!!!!”在坠下的那一刻,他听到了心脏沦陷的声音。
小青梅最近有点烦,因为她发现自家的竹马好像又抽了。比如——
——每次上课的时候,总感觉有一道灼热的目光黏在自己的后背上,掉过头去只会看见一只慌逼逼的小蜘蛛在干各种奇葩的事,什么数学课看西语书啦,西语课看漫画书啦,更要命的是她看见有一次他在看铁虫同人……救命我的竹马好像有点不正常,保修吗?她只好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做出好好听课的口型,却只能收获到一枚属于P.P的傻笑。
歪?消费者协会吗?我想重新买个竹马。
还有,只要和别的男生一起愉快的讨论游戏,动作过激了一丢丢,哪怕是Ned,都会被不知名的霉运缠绕几天……
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没有邀请Liz去舞会!他果然脑壳坏了。就在少女咬着胡萝卜笔头坐在书桌前细数Peter的一二三四时,窗户被纽约市好邻居拉开了。
“喂,你,你舞会有被邀请吗?”眼前的蜘蛛侠搔了搔头,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红红的耳尖和紧张的眼神。
要命,少女突然发现自己的脸颊也有点发烧。
“没,没有啊……我准备随便找个地方呆一晚上来着。”咬咬唇,饱满的蜜桃色变的更诱人了。
“哦……那,那你能不能,让我和你一起随便找个地方呆一晚上……”青涩的荷尔蒙占据了整个房间,青梅这才发现,原来自家竹马已经从一个小小正太蜕变成有着流畅肌肉线条,身材修长的稳重少年了。
不用说,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一定是正用一种会放光的模样看着她的,她有点微醺:“嗯……”
YES!Peter把自己摔在床上,捂住自己的脸,终是忍不住偷偷笑出了声,胸腔连带着引起一阵快乐的共颤,滚来滚去,无声的尖叫着,头发蜷曲搭在额头上,汗粘粘哒哒的,他却没有心情去管,只想着该穿什么,“May姨!我要买衣服!”
终是到了舞会的那一天,Mr.Parker有些紧张的捧玫瑰花,偷偷抱怨着领带打的太紧了,敲响了隔壁的大门。
“等一下!”门内传来女孩的声音,闷闷地听不真切。
摸了摸鼻尖,“呼啦”门开了。
“还好吗?”少女的裙摆漾出一层层粉色的海浪,打碎在少年心底的礁石上。
“很,好看。”望着那双像兔子一样的眼睛,一时失语,大脑空白到忘了背好的台词。
舞会上人影憧憧,光与影交错,所有的暧昧和心照不宣都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暗流涌动。
阳台上除了Peter和他的舞伴就再无旁人,凉夜习习,月光倾泻在少女的肩头,暗夜仙子藏在层层匝匝的爬山虎叶子下,用大大的眼睛偷望着都有些局促的两人,小声的偷笑着,不过人类可注意不到这一切,他们只会以为是风在耳边低语。
男孩咳了一声:“我,我挺喜欢你的歌的,你,喜欢我的吗?”
“Pete?你在说什么?啊,歌啊,我确实挺喜欢我的歌的,不过你没写过歌啊……?”柔缎一样的乌发划过一道诱人的弧度。
凉了半截。但没关系,我觉得我可以圆回来。qwq
“……算了,我真正想说的是,我喜欢你。”毫不犹豫地直视着眼前的人,将自己最大胆最柔软的心事,说给她听。
是炸烟花么?脑子里轰鸣般的响,明明只是普通的月夜,却看到野兽的玫瑰开放,精灵们展开了闪着金粉的翅膀,伴着风所吹奏的笛声在月光下起舞,远处天鹅弯起了雪白的脖颈,那些羽毛的光芒是孩子的美梦所凝聚成的。
原来啊原来,少女突然笑出声,那些不开心和占有欲,都是喜欢你。
“Peter,我也喜欢你。”小小的精灵公主在眉眼弯弯。

END————————————


这篇算是结束啦!可能会有童年的番外。
*:天字一号是Tony,Tom·第一铁吹位置绝不动摇·Holland真的萌!

*:其实当时以Peter的反应是完全可以躲开,但是潜意识就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这里用了荷兰弟和RDJ的Daddy梗。

写的很烂……唔……

Dawn的星星与云朵






 

脑洞

深夜激情开坑
关于小蜘蛛的一篇吧……
荷兰虫x你
你听歌打节拍被学过摩斯电码但不是十分精通导致误以为你在说I love Pete,的p.p听到
就开启了表面双向实际单向的暗恋
emmm
一发结束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