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Parker

离家一百里

还是图


可以在我的q里收无水印版


Here➡️— —  2018-11-17  — —


✌️  18:06:50 

来自QQ收藏的分享

https://user.qzone.qq.com/3141267783/mood/47f13bbb02a7ef5b2ccc0b00

 


Spellbound/意乱情迷

Bad girlX巴基


这是一次突破自我的尝试.........

 

给票票的贺文!写的不好别打我pwp!! @吧唧的第六个李子 


———————


迷乱的人群,斑斓的彩灯,空气里是朗姆酒和柠檬苏打的味道,你眯着眼睛坐在高脚凳上,唇边一抹漫不经心的微笑,看着舞池里的疯子们扭动着身体。


酒保向你招招手,你拿着杯血腥玛丽走过去,每一个动作都招展着曼妙,像是老电影里的上海女人。


“怎么了?”你觑他一眼。


“我刚才和别人打了个赌。”他用指节敲敲大理石台面。


“什么赌?”你来了精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赌你追不到一个男人。”


你嗤笑几声,就你自己而言,没有你钓不到的凯子,这是全酒吧街的人都知道事情。


“那人是谁?”


他往你身后指了指,你转身后果不其然看到一个棕发碧眼的男人。


“是个尤物,他是我的了。”你吹个口哨。


他看到你朝他走来并无什么意外,你了然于心,这种男人的背后往往有无数追求的女人,也算是见过世面了。


但是,扬起红唇,遇到我,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幸运。


你在他面前的沙发凳上坐下,丝绒绣花的长旗袍下摆茸茸索索地堆在脚面,像是升起一团灰黑色的云。你递给他你手上的酒,他垂下眼眸看着你染的红红的指甲尖,修长的手指轻轻触你的手背,像是放电一样,你颤了一下,鲜红的酒液像是鲜血一样泼在你和他的手上,两个吸血鬼,你突然想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短语。


你连忙道歉,用手旁的面纸擦着玻璃桌面上的玫瑰色烟霞,店里的灯光打在这一团红宝石上,折射出神秘的光线。


他突然伸手触碰你的头发,这时你才注意到你的长发垂到酒渍上了,他帮你将头发拨至肩后,你向他道谢,他挑挑眉,摸了摸你的脸颊,“溅到脸上了。”葱白如玉的手指上有一滴鲜血。


你站起身,对他说要去洗个手,风情万种的走开后没注意到他幽深的目光,他舔舐掉手指上的酒珠,笑了笑。


你在洗手间里绝不会知道这一点,只是看着镜中脸颊绯红的自己,轻轻地说:“你栽了。”


栽在了一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男人手上。


待你回到桌旁时,他已经走了,你只能看着那一杯空空的玻璃高脚杯叹了一口气。


“我迟早会得到你的。”是谁在低语。


但你没想到的是,一连过了几天,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你只能懒懒散散地坐在吧台旁和酒保聊闲天,顺便拒绝某些男人的邀请。


今天是情人节。你看着酒吧里的粉色玫瑰花总算反应过来,索性穿得还算应景,你准备在舞池里放纵一把,反正他不会来,莫吉托的滋味有些苦涩。是不是沉醉在女人的温柔乡里了?你赌气般在舞池里晃荡着无谓的步伐,任凭自己的思绪泡在酸醋里。


看了看时间还早,你决定去电影院看场爱情片,必须是悲剧结尾,你想着。


正准备走出舞池结果被一个醉汉拽住,你皱皱眉,“放开。”


他下流地笑着:“玩,嗝,玩玩呗,看你最近这么寂寞...”肮脏的目光打量着你的曲线,你忍无可忍地准备出手,但是那个男人出现了。


你从没看过一个人的身上有那么浓重的杀气,他光是将你拽开,看了那醉汉一眼,就令围观的人群散开不少,酒鬼只是打了个寒噤,依旧嚷嚷着:“玩一下又没什么,这女的.........”


他没再说下去,因为你身旁的男人正拿着一把枪指着他的额头,“这是我的女人。”微冷的碧绿色中有太多不可捉摸的情绪,皆在他眸底暗亮浮动,汹涌。


他的大手护在你腰间,全身上下好像除了那一块其他地方全都是冰冷的,肌肤相贴的地方像烙铁一样滚烫。


你也是个上路的,“Darling,你怎么才来。”柔若无骨地靠在男人胸膛,在他衣领上印下一个暧昧的口红印。


“叫我巴基,巴基巴恩斯,我的名字。”他在你耳边低语,呼出的热气诱弄着你的耳垂,你颤了颤。


“巴基,我们走吧……”你揽住他的脖颈,像塞壬一样对猎物歌唱。


他半揽着你走出夜店,你注意到了他向身后人群的冰寒一瞥。


“别看。”你用手轻轻抚摸他的面颊,在他的左脸上留下一个唇印,在他愣神之际从他怀中脱身。


“我们会再见的,巴基。”你向他笑笑,转身就融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


巴基注意那个女人很久了。


他在做任务时不是没看过比她美丽的妖娆风光,但是匪夷所思,她的容貌就像一颗石子硌着他,他不想再等下去。


他又坐在吧台旁看着远处的灰黑色旗袍,不理不时过来搭讪的有着浓重眼妆的女人们。


酒保看着他的样子,嘿嘿地笑了笑:“你坠入爱河了。”


他没理他。


“我有个办法让她和你说话。”他并不生气。


巴基这才略略地转过头来,冰绿色的好看眼睛注视着酒保。


酒保被他看得有些怔忪,即使是自诩阅人无数的他也不得不赞叹他的皮囊真是极品。


“她不缺人追,你大概是看出来了,但你不需要追她,凭什么?”他抬了抬下巴,“就凭你的这张脸和一点点伎俩。”


巴基玩着小刀,回忆着酒保给他制定的计划,在她转头时和酒保交换一个眼神。


-靠你了。自己把握吧。


-谢谢。


朝思暮想的霞云终于到了他的面前,看着她坐下时隆在红色高跟鞋面上的柔软旗袍,脚面上也感觉到了那股絮絮的丝绒触感。


她递给他一杯血腥玛丽,而他注意到了她手指甲是朱红色,像是冰寒峭壁上的一支玫瑰。


他故意在接的时候用手指轻触她的手背,触电一般的感觉流经全身,她也颤抖了几下,泼洒出大片梦里的鲜血。


白色的面纸包裹着她的手,艳红色的指甲愈发明显,他用一种充斥着欲望的眼神看着她动作。


抬手将她头发理顺,手有意无意地划过她的雪白脖颈,在她的脸颊上停下。


摩挲了一下后满意的看到她艳若朝霞的绯红铺散在脸颊上,待她离开后轻舐手指尖。


甜的。


嘴角挂起一抹笑意,扬着薄唇离开了这里。


我们会再见的。


几天的任务终于结束,他想起来是情人节,匆匆赶去酒吧,果然看到了她。


她正被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拖着,暴怒的心情突然席卷而来。


像是自己的宝藏被玷污了一样,他感到不舒服。


未经思考就走上前去,将她搂入怀中,看了那醉汉一眼。记住他的长相。


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很棒,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他此刻的杀意。


他低下头打量了她一下,看到那双秋水剪眸依然耀眼,那红唇依旧鲜艳欲滴。


面前的醉汉依旧在喋喋不休地说着粗俗的话,不耐烦的掏出枪,指在他的脸上,它十分钟前才杀过某个大公司的安全主管,前安全主管。漆黑的枪身还带有暗红色血迹。


很急躁,不想再拖延下去,他眸色冰冷,迫不及待地宣誓主权。


怀里的女人也很明白,被她搂住脖颈时没有任何抵触,有些汹涌的情绪是可以转化的。


直到走出夜店他依旧余怒未消,转头瞥了醉汉一眼。


你活不过今天。


而头却被一双有些冰冷的手轻柔地转过来,“别看。”她这样讲着。


她在他脸颊上印下一吻,带着莫吉托的香气,柔软迷人。


良好的反应能力突然失控,只能看着她像一只狡黠的狐狸一样,狩猎成功后溜走。


“我们会再见的,巴基。”她这样说着,玫瑰粉的旗袍在夜风中飘摇抖动,酒吧的灯光五彩斑斓地照着她的半边身子,她像个悲悯苍生的观世音菩萨。


苍生就只有他而已。


“我迟早会得到你的。”男人笑了笑,裹着黑色风衣走向平凡人群中。




Dawn的星星与云朵

 

不知道写的怎么样,可以提提建议嘛?






Chevalier/骑士 Buckyx你

Hello大家好,我是Dawn可以喊我潼恩也可以喊我阿D。

 

私设多如山请注意!18世纪AU,地点英国伦敦,你为瘟疫过后家族中的唯一继承人,Bucky为骑士(领养的哥哥),你的名字是Beatrice(取自莎士比亚《无事生非》),骑士是我自己添的,18世纪没有真正传统意义上的骑士了。【但是有这个爵位】,其他的都符合史实。


以及———我这篇是理智的激情,我刻意模仿了当时的社会关于这方面的矜持而雅和不动声色的爱情,不甜是必然的(耸肩)

 

Here we go~

 

“叩叩”带着黑帽子的男人敲开了木质雕花大门,前来开门的管家看到来人后微微行了一个礼,“下午好Steve骑士长,我去向小姐通报一下,您先稍作等候。”

 

他点了点头:“下午好Martin。”顺便敲了敲檀木拐杖上一不小心沾到的淤泥。

 

很快门又被重新打开,老马丁那张慈祥的脸露了出来:“小姐说很高兴见到您,请进。”

 

未等高大俊美的男人将帽子脱下,Bucky就迎了上来:“你好吗?mon cher/朋友?”

 

“我很好,今天来是有事要谈。”他捏捏鼻梁,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有什么事到会客室再谈也来得及,我们正好在吃下午茶。”他拍拍Steve的肩。

 

“下午好,Steve。”你坐在小沙发上,正泡着茶。

 

“下午好,Beatrice。”金发碧眼的男人和你握了握手。

 

“中国龙井,要来点吗?”你对他笑了笑,扬起了手中小巧的瓷质茶杯。

 

“那再好不过,你的茶具真不错,我以为你喜欢洛可可式的茶具。”他嘬了一口热腾腾的茶,“Délicieux/香极了!”他赞叹道。

 

“不,我的朋友,她一向不喜欢洛可可与巴洛克,认为那是腐朽的艺术。”Bucky拿着茶杯对他挤挤眼,你笑了笑:“我的茶具?porcelaine de chine/中国瓷器。全上流社会没人不喜欢中国瓷器。”

 

下午茶结束后,Bucky邀请Steve去咖啡馆叙旧,他说着亲吻你的脸颊:“ rentrer dîner/回来吃晚饭。‘’

 

你拥抱他:“别在外面干坏事,ma biche/亲爱的。”

 

待他们出门后你便邀请Natasha来家里坐坐,顺便问问她与Bruce公爵的婚约究竟是怎么回事。

 

Steve和Bucky骑马去往café-théàtre/有演出的咖啡馆的途中,偶遇了有名的富商及发明家——Tony·Stark和当今大受贵妇人及小姐们追捧的话剧演员Peter·Parker,礼貌的互道问候后Tony邀请他们下个星期二参加在Stark庄园举办的晚宴,“准确的说,是我和Pete的结婚晚宴。”大名鼎鼎的富翁搂着小演员的肩,笑着和你们讲。Bucky注意到他们已经带上了婚戒。

 

“定来捧场。”欠欠身,便继续往前走。

 

到了卡文迪什广场上的咖啡馆后,意外地与北欧的朋友Thor和Loki相遇,Thor不顾旁人眼光,将在台上演着黑骑士的Loki拽下台,“Loki,和我回家。”金发男子一身简装,却伟岸如天神。“回什么家,Thor·Odinson,麻烦你搞搞清楚,我和你不是一家人!”Loki本来高高束起的黑发因为他的猛烈挣扎垂下几绺,Steve甚至听见台下的观众发出的低呼,的确,Loki是全伦敦女性的梦中情人,他是 recherché/最受欢迎的。

 

Bucky看着台上纠缠不休的两人,叹了口气:“罢了,咱们去另一家。”Steve不明就里,便跟着他到了苏荷住宅区。

 

“苏荷?这么肮脏的地方你来干什么?”骑士长天生对这些地方充满反感,Bucky耸耸肩:“我就是在这个地方出生的,别这么介意,我带你去一个正经咖啡馆,和卡文迪什那儿的比起来只好不差,Crois moi/相信我。”

 

Steve只好和他一起沿着肮脏泥泞的砖路走着,街上头破血流的酒徒和浪荡子弟比比皆是,他终于在一家长相平平的店铺前停了下来,门前有高大的武夫拦住去路:“口令。”

 

“roseraie/玫瑰园。”武夫帮你们开门。“玩的愉快。”

 

Steve站在不大的店铺里,默默认同了那句“只好不差”,每一个摆设都是经过预设的,极妙,且极精美。店内有一股玫瑰的香气,鹅黄色的灯光打在每一个顾客的头上,舒适又净雅。

 

Bucky熟稔的走到吧台前,“日安,Wanda,来两杯咖啡。”在柜台忙碌的女人笑着问他:“又是和Beati(Beatrice的昵称,我编的)一起来的吗?她不喜欢喝咖啡,两杯红茶吧。”

 

“不是,和一个朋友,”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身体一抖,“Pardon/对不起,不过请不要让Vision做。”

 

“嗯,好的。”

 

“坐这吧。”一旁的Vision默默开口,指了指已经被擦干净的桌子。

 

Bucky招招手,示意Steve来这里,“Vision?”却没曾想骑士长看到旁边的人后有点愕然。

 

“日安,大人。”Vision向Steve鞠了一躬。

 

“你们认识吗?”Bucky有些惊讶,记忆中Vision的朋友不多。

 

“我曾经帮他解决过几个案子。”“然后谈了几句。”“明白了。”

 

待咖啡上好后,才开始真正进入谈话。

 

“到底有什么事?”

 

“还记得皇家骑士团吗?”

 

“当然了,我们可是一起被选上去的。”

 

“今年要增加骑士。”

 

“于是?”

 

“我向国王举荐了你。”

 

“他批准了吗?”

 

“他说想看你的实战技术,Bucky,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你和我的技术平分秋色,我不希望你被埋没。”

 

“不了,谢谢你 mon cher/朋友。”

 

“为什么不?Bucky,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渴望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能永垂不朽。”

 

“喝咖啡吧,要凉了。”

 

一阵短暂的静默。

 

“Steve,你说的没错,但那是曾经的我,Beatrice需要我,她只有我了,我也只有她了,我们不能再忍受失去的滋味。”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没有了,走吧。”

 

出了咖啡馆的门后,“去我家吃晚饭吧。”

 

“不了,我先走了,还要和国王说明你的情况。”

 

“把我写帅点啊。”

 

“嗯。”

 

“Bonne chance/祝你成功。”

 

你也是。Steve在心底回答,他没有回头。

 

Bucky先在牛津街买了点礼物,然后再敲响你的房门。

 

“我回来了,给你买了中国团扇。”他将用彩线绣成一对水鸟在扇面上的礼物递给你,“这对鸟儿叫鸳鸯,据说是中国人称呼妻子和丈夫时会用的词语。”他的舌头不熟练的翻动着,试图正确的发出“yuan yang”的音调。

 

喔我的Bucky,你好笑的想着,你在13岁就会绣些东西了,刺绣可是一名淑女的必修课。

 

“你真的太贴心了,我特别喜欢扇子,谢谢你,我的Bucky先生。”你毫不犹豫的扑到他怀里给他一个拥抱,再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边印上一吻。

 

“我的公主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他纵容的搂着你。

 

“包括...?”你的食指描画着他的唇形。

 

“我的心。”他没有犹豫,吻上你的唇,温柔的暴风雨,你缺氧的脑里冒出这么个无厘头的词。

 

当他终于停下的时候,你已经腿软到走不动路了,只好扶住他的腰软软的瞪他一眼。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控制不住的。”他亲亲你的脸颊,“我下楼看看晚餐好了没。”

 

用餐时分,你问Bucky和Steve谈了些什么,他没有告诉你:“淑女在用餐时不会拿错叉子,Martin,今天的甜品没有小姐的份。”

 

太讨厌了!那么多叉子,谁规定的啊!你忿忿地想着,嘟着嘴捣着盘子里的牛排。

 

“少爷,这是最近的支出与收入。”Martin将账本交给Bucky。

 

旁边的女佣递给你一个佩恩泡芙。你看见慈眉善目的管家爷爷悄悄对你眨眨眼。

 

吃过晚餐后你读了一会儿圣经,没多久Bucky便进来了。

 

“我要听你读故事。”你窝在鸭绒被子里眨着眼睛。

 

“好,从前有一个女孩叫Beatrice,她有一个很爱她的哥哥,他们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生活......”

 

你坠入他为你编造的香甜梦乡。

 

他看你睡着了便不再继续,只是在你额头落下如初雪一样柔软轻巧的吻。

 

晚安,我的公主。

 

————————————FIN

 

 

可能不会很甜...........

 

给大家说明一下几处细节:全程除了人名其余单词短语都是法语(包括标题),18世纪时法语为欧洲通用语言,贵族都要学的。当时英国上流社会追崇中国文化。英国人沉迷于下午茶和咖啡馆。苏荷住宅区是emmmm类似于红灯区啊就是比较乱差的地方。上流社会家庭晚餐不止一道菜,每道菜都有不同餐具。刺绣的确是英国淑女的必修课喔。牛津街有很多店铺出售无聊的时髦货和古怪的装饰品。会有酒馆咖啡馆需要口令进入,以防醉汉啊什么的闹事。当时有身份的男人有一部分会携带拐杖出门。访问某人的家需要先通报喔。

 

希望有红心蓝手和评论!

 

Dawn的星星与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