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Parker

咆哮于光之消散,绝不向黑夜请安

布拉奇童话(上)


第一篇盾冬,ooc在我,他们属于彼此。



———————————————

咳咳,想听故事吗?




我老啦,脑袋里装不下几个故事喽。




还是想听?




唉,我想想啊...哎,对了,我想起来一个。




在大约七个世纪之前,连玫瑰都还没有鲜血般的花瓣和嫩黄色的花蕊的时候,有一个叫做布鲁克林的地方,那儿的城市繁华又漂亮,街道上有会变把戏的魔术师和号称永不衰老的美人鱼,不过,我今天告诉你的,可不在城里,这个故事呀,发生在远离这些喧闹的一个阁楼上。




请你和我悄悄去瞧一瞧,在窗玻璃外,看看房里有什么。




别说话,是不是看到了一对小男孩儿?




他们俩,就是今天的主角。




什么?想去听听他们在谈什么?诶呀,有点儿困难是吧?没关系,什么事都难不住布拉奇。




踮起脚尖,绕开吱嘎吱嘎的老旧地板窟窿,别出声儿,屏住呼吸,让我们来看看他们在讲什么,你可要藏好啦,小孩子的耳朵可是这世上顶灵敏顶厉害的东西,就算是魔法也不能掩盖这一点。




有着黑如丝缎般头发,翡翠眼珠的小男孩儿对另一个金发瘦小的男孩儿说着:“史蒂夫,你知道在布鲁克林的外面,在一个名叫西伯利亚的城里,有一个好漂亮的公主吗?”




那个瘦小的男孩儿瞅瞅他:“我不知道呀,巴基,但是我觉得你比她好看上一千一百一十万倍!”




“嗨,别说这话,那个公主可厉害啦,会玩儿枪呢。”




“枪有什么厉害的,你不也会吗?我敢确定,等我再长长,一定能和你一样使枪。”




两个小孩儿说这话说的无意,但是听者可就有心啦。




不不不,说的当然不是我们,而是在遥远的西伯利亚的那个国王。




这个国王有一把宝座,只要你坐上去,就可以看到听到所有你想听到的和看到的,这天,他望着窗外的茫茫白雪,坐在宝座上百无聊赖。他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最美的小女儿,她可真美啊,连一向是最挑剔的评论家都对她的言行外貌无可指摘,他想到这微微笑了起来,那么,会不会有人不喜欢这位公主呢?他皱了皱眉,不可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呢?但就像我们说的那样,人的好奇心总是强大的,于是披着斗篷的国王在自己的宝座上看到了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国王可不高兴啦,白白的胡子气成了两只鹅毛笔,大声地吼着:“不!这是不能被允许的!”还摔坏了从布鲁克林买来的李子雕像。




待到夕阳落尽,老国王的气还是没消,他一边嚷着“不可饶恕”一遍气鼓鼓地坐在餐桌前。




“又怎么啦。”王后好笑地看着丈夫咕咕囔囔地戳着盘子里的牛排。




“就在刚才,我看到有个瘦小的小孩儿说卡特不好。”捣啊捣,啊呦,菜被捣个稀烂。




“噢,那是挺不好的。”坐在一旁的佩吉公主笑着说,“父亲,您别生气啦,这世界上也有不喜欢我的人,您总不能逼着他来爱我吧?”




“喔,我的佩吉,你这么善良,我不给那个小子点颜色瞧瞧,我就去同叫化子跳华尔兹!”




佩吉和王后叹了口气,唉,上帝保佑你,可怜的孩子。




嘿,别问问题,你该知道的,总会告诉你的。




回到卧室的国王果然还是十分生气,他躺在有着重帷幔帐的松软大床上,越想越不安逸,越想越生气,于是他悄悄爬起来,穿上王后给他做的金线拖鞋,进了一间密室。




密室里有什么呢?我们借着烛光看一看,呵,一排排魔法书整整齐齐地排列好,就像我在另一个地方看到的一样多,那个地方的主人可是个——喔,对不起,那是另一个故事。




终于,在飘荡的魔法尘埃中,老国王咳嗽着翻开了一本厚厚的书,看着书上的咒语满意的点了点头,叽里咕噜了一阵后合上了书页。




不一会儿,皇宫里又回归平静。




是时候该看看巴基和史蒂夫在干什么啦,他们正在看焰火哩,有着闪烁彩光的星屑坠在孩子们的眸中,沉沉浮浮。




在震耳欲聋的炮鸣声中,史蒂夫大声问着:“巴基,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少年猫般的澄绿色眼瞳注视着他:“会的,我会陪你到生命尽头。”




看足了烟火的两个小团子安安心心地爬上了软和温暖的被窝,甜甜的道着晚安,晚安呀,愿清甜梦乡永伴你身旁。




要是所有故事都一直平淡下去,那可就不好玩啦。




度过一个黑甜夜晚的巴基揉着眼睛,朦朦胧胧地向另一侧的史蒂夫道早安。




但是,他人呢?睡凹下去的一块小小痕迹还留在那里,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堆在了一起,冰冰凉的,完全没有温暖的气息。




巴基也不担心——史蒂夫最喜欢大早上起来做早餐晨练了,虽然他从没长高过。




他踢哒着毛茸茸拖鞋去厨房找史蒂夫,但是冰冷的灶台没有一丝烟火气。




咦?史蒂夫呢?小小的人儿有些好奇,但他不很担心,大略是给自己买李子去啦,他抓抓头发,准备回床上补个觉。




但是———为什么史蒂夫不穿他平常的那双鞋子去呢?




他走向鞋柜,打着哈欠拉开柜门。




阿勒?




他眨了眨眼,瞌睡虫被赶走不少。




鞋柜里,一双鞋都没有。




巴基有点慌了,他匆匆忙忙地换好衣服,下楼去找史蒂夫。




他不知道,不代表我们不知道,来,我们一起回忆回忆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待巴基睡着后,史蒂夫慢慢睁开了眼睛,他要干什么?别乱动,仔细看看他的眼睛,你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史蒂夫的眼睛是如大海般的碧蓝色,但是——为什么他的眼睛变成了,黑色?




喔我的老天鹅啊,原来史蒂夫受到了老国王的诅咒!但是是什么诅咒呢?别着急,我说过,咳咳,会,咳咳,告诉你的。




他轻悄悄地下了床,就像是没有重量的羽毛一般,发不出一点声响。




他不觉得冷吗?他只穿着睡衣就下了床,光着脚在地上走着,史蒂夫最怕冷了!他会冻感冒的!如果巴基看到了,保准会这样说。




但是他就像木偶人一样,了无生气的朝窗外走去。




然后跳了下去。




别喊啊,你再看看,他是不是飞起来了?




飞起来就对啦,那是风灵在帮他哩,风灵是一种精灵,它们可以带你到任何地方,但是别忘了给它们澄亮的金币作为报酬噢。




风灵带着史蒂夫飞呀飞呀,飞过岁月与悲伤,飞过孩童的笑声与梦想,飞过了无数月亮的眼泪,飞过了他的记忆。




黑夜里静悄悄,鸢尾花都合上了眼睛,只有满天星依旧注视着天空,天空中飞过一个孩子,她们说着:“祝福你,史蒂夫。”给了他一个属于满天星的祝福,有了这个祝福,他将没有病痛。




白日里,人们都躲在房子里午睡,只有汩汩流淌的小溪看到风灵带着史蒂夫赶路。它叫着:“保佑你,史蒂夫。”送给他璀璨的水珠当做光环。




夕阳欲坠,罩着苍凉大地,橙金的光线瀑布在熟睡的孩子耳边低语:“我将为你祈祷。”她给了史蒂夫健壮的体魄。




飞过时间长河,他们来到了西伯利亚的王宫。


———————————TBC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碎碎念:透明可乐好难喝……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