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Parker

咆哮于光之消散,绝不向黑夜请安

布拉奇童话(上)


第一篇盾冬,ooc在我,他们属于彼此。



———————————————

咳咳,想听故事吗?




我老啦,脑袋里装不下几个故事喽。




还是想听?




唉,我想想啊...哎,对了,我想起来一个。




在大约七个世纪之前,连玫瑰都还没有鲜血般的花瓣和嫩黄色的花蕊的时候,有一个叫做布鲁克林的地方,那儿的城市繁华又漂亮,街道上有会变把戏的魔术师和号称永不衰老的美人鱼,不过,我今天告诉你的,可不在城里,这个故事呀,发生在远离这些喧闹的一个阁楼上。




请你和我悄悄去瞧一瞧,在窗玻璃外,看看房里有什么。




别说话,是不是看到了一对小男孩儿?




他们俩,就是今天的主角。




什么?想去听听他们在谈什么?诶呀,有点儿困难是吧?没关系,什么事都难不住布拉奇。




踮起脚尖,绕开吱嘎吱嘎的老旧地板窟窿,别出声儿,屏住呼吸,让我们来看看他们在讲什么,你可要藏好啦,小孩子的耳朵可是这世上顶灵敏顶厉害的东西,就算是魔法也不能掩盖这一点。




有着黑如丝缎般头发,翡翠眼珠的小男孩儿对另一个金发瘦小的男孩儿说着:“史蒂夫,你知道在布鲁克林的外面,在一个名叫西伯利亚的城里,有一个好漂亮的公主吗?”




那个瘦小的男孩儿瞅瞅他:“我不知道呀,巴基,但是我觉得你比她好看上一千一百一十万倍!”




“嗨,别说这话,那个公主可厉害啦,会玩儿枪呢。”




“枪有什么厉害的,你不也会吗?我敢确定,等我再长长,一定能和你一样使枪。”




两个小孩儿说这话说的无意,但是听者可就有心啦。




不不不,说的当然不是我们,而是在遥远的西伯利亚的那个国王。




这个国王有一把宝座,只要你坐上去,就可以看到听到所有你想听到的和看到的,这天,他望着窗外的茫茫白雪,坐在宝座上百无聊赖。他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最美的小女儿,她可真美啊,连一向是最挑剔的评论家都对她的言行外貌无可指摘,他想到这微微笑了起来,那么,会不会有人不喜欢这位公主呢?他皱了皱眉,不可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呢?但就像我们说的那样,人的好奇心总是强大的,于是披着斗篷的国王在自己的宝座上看到了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国王可不高兴啦,白白的胡子气成了两只鹅毛笔,大声地吼着:“不!这是不能被允许的!”还摔坏了从布鲁克林买来的李子雕像。




待到夕阳落尽,老国王的气还是没消,他一边嚷着“不可饶恕”一遍气鼓鼓地坐在餐桌前。




“又怎么啦。”王后好笑地看着丈夫咕咕囔囔地戳着盘子里的牛排。




“就在刚才,我看到有个瘦小的小孩儿说卡特不好。”捣啊捣,啊呦,菜被捣个稀烂。




“噢,那是挺不好的。”坐在一旁的佩吉公主笑着说,“父亲,您别生气啦,这世界上也有不喜欢我的人,您总不能逼着他来爱我吧?”




“喔,我的佩吉,你这么善良,我不给那个小子点颜色瞧瞧,我就去同叫化子跳华尔兹!”




佩吉和王后叹了口气,唉,上帝保佑你,可怜的孩子。




嘿,别问问题,你该知道的,总会告诉你的。




回到卧室的国王果然还是十分生气,他躺在有着重帷幔帐的松软大床上,越想越不安逸,越想越生气,于是他悄悄爬起来,穿上王后给他做的金线拖鞋,进了一间密室。




密室里有什么呢?我们借着烛光看一看,呵,一排排魔法书整整齐齐地排列好,就像我在另一个地方看到的一样多,那个地方的主人可是个——喔,对不起,那是另一个故事。




终于,在飘荡的魔法尘埃中,老国王咳嗽着翻开了一本厚厚的书,看着书上的咒语满意的点了点头,叽里咕噜了一阵后合上了书页。




不一会儿,皇宫里又回归平静。




是时候该看看巴基和史蒂夫在干什么啦,他们正在看焰火哩,有着闪烁彩光的星屑坠在孩子们的眸中,沉沉浮浮。




在震耳欲聋的炮鸣声中,史蒂夫大声问着:“巴基,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少年猫般的澄绿色眼瞳注视着他:“会的,我会陪你到生命尽头。”




看足了烟火的两个小团子安安心心地爬上了软和温暖的被窝,甜甜的道着晚安,晚安呀,愿清甜梦乡永伴你身旁。




要是所有故事都一直平淡下去,那可就不好玩啦。




度过一个黑甜夜晚的巴基揉着眼睛,朦朦胧胧地向另一侧的史蒂夫道早安。




但是,他人呢?睡凹下去的一块小小痕迹还留在那里,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堆在了一起,冰冰凉的,完全没有温暖的气息。




巴基也不担心——史蒂夫最喜欢大早上起来做早餐晨练了,虽然他从没长高过。




他踢哒着毛茸茸拖鞋去厨房找史蒂夫,但是冰冷的灶台没有一丝烟火气。




咦?史蒂夫呢?小小的人儿有些好奇,但他不很担心,大略是给自己买李子去啦,他抓抓头发,准备回床上补个觉。




但是———为什么史蒂夫不穿他平常的那双鞋子去呢?




他走向鞋柜,打着哈欠拉开柜门。




阿勒?




他眨了眨眼,瞌睡虫被赶走不少。




鞋柜里,一双鞋都没有。




巴基有点慌了,他匆匆忙忙地换好衣服,下楼去找史蒂夫。




他不知道,不代表我们不知道,来,我们一起回忆回忆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待巴基睡着后,史蒂夫慢慢睁开了眼睛,他要干什么?别乱动,仔细看看他的眼睛,你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史蒂夫的眼睛是如大海般的碧蓝色,但是——为什么他的眼睛变成了,黑色?




喔我的老天鹅啊,原来史蒂夫受到了老国王的诅咒!但是是什么诅咒呢?别着急,我说过,咳咳,会,咳咳,告诉你的。




他轻悄悄地下了床,就像是没有重量的羽毛一般,发不出一点声响。




他不觉得冷吗?他只穿着睡衣就下了床,光着脚在地上走着,史蒂夫最怕冷了!他会冻感冒的!如果巴基看到了,保准会这样说。




但是他就像木偶人一样,了无生气的朝窗外走去。




然后跳了下去。




别喊啊,你再看看,他是不是飞起来了?




飞起来就对啦,那是风灵在帮他哩,风灵是一种精灵,它们可以带你到任何地方,但是别忘了给它们澄亮的金币作为报酬噢。




风灵带着史蒂夫飞呀飞呀,飞过岁月与悲伤,飞过孩童的笑声与梦想,飞过了无数月亮的眼泪,飞过了他的记忆。




黑夜里静悄悄,鸢尾花都合上了眼睛,只有满天星依旧注视着天空,天空中飞过一个孩子,她们说着:“祝福你,史蒂夫。”给了他一个属于满天星的祝福,有了这个祝福,他将没有病痛。




白日里,人们都躲在房子里午睡,只有汩汩流淌的小溪看到风灵带着史蒂夫赶路。它叫着:“保佑你,史蒂夫。”送给他璀璨的水珠当做光环。




夕阳欲坠,罩着苍凉大地,橙金的光线瀑布在熟睡的孩子耳边低语:“我将为你祈祷。”她给了史蒂夫健壮的体魄。




飞过时间长河,他们来到了西伯利亚的王宫。


———————————TBC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碎碎念:透明可乐好难喝……呕







试水【有关于第一篇锤基文的灵感】




关于锤基的一点理解。


晚上睡不着,和你们探讨探讨。


可能和你们理解的锤基不一样。


提前预警。


我所认为的锤,很精明,人家好歹一千多岁,而且也算是经历过不少事的人,说笨or天真大约是不可能,他很聪明,知道看破不说破。


而基呢,算是很值得信赖的一个人吧,和你们理解不一样我觉得可能是关注角度以及思考方式不同,他小心思很多而且柔软且敏感,他的爱很多,但是很不起眼。


在这个框架上,我们谈谈锤基。


本身我在看雷一雷二的过程中,真的,不觉得锤基十分甜,这样讲吧,我,只是个人观点,索尔的改变,对洛基的重视,源自于亲人好友的离开。他在开始的时候,有器重他的父亲,爱他的母亲,还有多年好友以及一个好看的女朋友。


他不会在意他的弟弟,因为,比起洛基来说,他有太多人爱了。


当你站在光下,你不会注意黑暗。


那么我们再回到索尔智商这个话题,索尔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笨,每一个人都有想给你们看到的一面和自我的一面,谁知道他的单蠢不是建立在看透一切的精明之上呢?哦对了,补充一点,如果说他真的那么蠢,他是怎么看破幻象的?


再说了,大概没几个人会对自己的亲人伙伴耍心机吧?


而洛基就不同了,他的多疑与敏感全是因为他的缺爱,本身在阿斯加德就是不很受尊敬,连外人都可以嘲讽的地位,他一直是追随着哥哥的影子啊……他是一个感情很丰富的孩子,但是,他的爱很难被接受,除了芙丽嘉之外,他大概最喜欢的就是索尔了吧,因为索尔高大健壮,备受瞩目,是他所想成为的样子,看电影比较细的可以看出来,洛基的目光真的追随着索尔。


可是洛基呀,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本身也很好呢?


这就是洛基的一个性缺陷,有些自卑,他的傲慢与不屑,都是为了掩饰他的不自信,可惜戏里戏外人,皆陷于棋局迷境中尔。


雷三的甜,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索尔只有洛基了,只有他了。


所以沙雕无脑甜饼里写写傻金毛就行了,别太当真,婉拒正剧里有智障金毛,不接受撕逼和挂人,您看不惯我可以拉黑这没什么问题。(对不起我是暴躁老姐不是温柔软妹)


这个闲谈的题目是试水的原因是我准备写一篇关于锤基的正儿八经文,不沙雕的那种,大概是连环杀人犯锤X侦探基,没人想看我就单独写给 @SHADE OF BLUE ,也是她和我探讨过后形成的CP观。腾讯私发我觉得挺美滋滋的。


以及给大家顺带喂一口好吃滴玻璃渣:吧唧不是真的喜欢吃李子,而是因为李子有防止记忆衰退的作用。


溜了溜了(其实这是定时就很舒服)





:(

之前好奇,尝了一颗速效救心丸,真的好难吃啊,比猫薄荷还难吃,呸。

不高兴了,我本来要码一篇盾冬童话,现在决定往甜饼里加一点点

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们体会到速效救心丸的难吃之处,我现在嘴里都是药味。

呕。

满fo福利
不知不觉我这个小透明都200fo了嘿
那么………在评论里抽两个小可爱点文吧!
私信我也ok!
爱你们,我会继续努力的!!!

【恋与漫威】#虐与反虐#Peter 篇

时间线为复三后,私设蜘蛛未死。

 

我觉得我写的挺好吃的。

 

此为虐+反虐篇。

 

食用愉快w~

 

先小虐一下你

 

自那场浩劫后,原本繁华的纽约市有些空荡。

 

你走在街头,一边庆幸着自己的运气,一边担心着自家的傻傻男友,正准备去May姨家问问情况,一转头却看到了Peter。

 

“Peter!你没事真的太好了,Mr.Stark他们也没什么事吧?这些不是你的错,你千万别自责,今天晚上我想请蜘蛛侠先生吃晚餐,不知你有没有那个时间呢?”你对他眨眨眼,满心的爱意。

 

如果Peter不在了,你大概会疯掉吧。

 

他没有理你,甚至于一个眼神都不肯给你,只是沉默地目视前方,快步走着。

 

电话响了,他皱了皱眉,旋即掏出手机,看清来电人备注后愣了一下,屏幕的光映在脸上,你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有些陌生。

 

“P,Peter,怎么了吗?”试探的问出声,却依旧得不到回应。

 

他接起电话,原本的气泡奶音变得有些嘶哑,像一头困于笼中的凶兽:“我不会放弃她的。”

 

你愣住了。

 

“我爱她,我不可能放弃这次机会。”

 

“你在说什么啊......”牵强的扯起嘴角,试图拽住他的衣角。

 

他没有停留,你被扯得一阵踉跄。

 

“哈,放弃生命?你说,我连她都没了,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凉薄的语气里尽是对自作多情的你的嘲笑。

 

你的笑容挂不住了。

 

当初是你追的Peter,这你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这你也知道,但你偏偏甘之如饴,每每和朋友谈起时,总是自信满满地说着,我知道他喜欢我的,我知道的,你知道的,他喜欢Liz,但是你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与眼光,因为你觉得有他当你的男朋友就够了,现在他终于装不住了,但是,但是,不甘心啊......

 

“Peter,你,喜欢的从来就不是我,是Liz对吗?”衣角从你手中滑落。

 

他依旧没有回答,但是原本阴云密布的脸上有了一丝属于Peter·Parker自己的,少年的青涩笑容,就像你爱的那样,眼里带着从不会陨落的,星辰的光。

 

“好,我知道了,那你这个笨蛋一定要幸福啊,我可是......”哭腔越来越重,你的鼻头发酸。

 

他继续向前匆匆走着,你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

 

心里好冷,身体好重,四肢百骸都有些麻木,你木然的仰着头,这片惨阴阴的灰色天空好像有什么值得打量的地方,你目不转睛的看着。

 

啪嗒,雨滴打在你的脸上,你依旧注视着那片厚厚的云层,企图找到一丝不小心从上帝手中泄露下来的天光。

 

雨点越来越密,你终是忍不住,泪水从脸颊上滑下,但执拗地咬住唇,不哭出声,周围的人纷纷找地方避雨,你还是停留在原地。

 

最终,你还是支撑不住,意识逐渐消散,疲惫的合上眼,“Peter,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我们反虐Peter!

  

自那场浩劫后,纽约市变得空空落落。

 

Peter正往Stark大厦赶,他已经三天没合过眼了。

 

他思虑着穿越的可能性,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你,想着你的一颦一笑,心情又低沉了一些。

 

耳边好像有你的声音,他脚步顿了顿,随即嘲笑起自己的魂不守舍。

 

口袋里的电话响了,无奈地皱皱眉,可别是May姨啊,之前在家没吃早饭应该没被发现吧?掏出手机后愣了刹那。

 

来电人是奇异博士。

 

有结果了吗?有些激动的接通电话,等待着他的回答。

 

“Peter,你先好好听我说,你的命和她的命,你选一个。因为这次时间穿越风险极大,你可能......”

 

还没等那边的人说完,就回答:“我不会放弃她的。”出声的那一刹那才觉得嗓子如砂纸磨过般,干涩的疼。

 

“..........你一定要去吗?其实你根本不必要......”电话那端沉默了半晌。

 

“我爱她,我不可能放弃这次机会。”他极快速的说着,好像这样就可以掩饰什么,就可以当做一切都还来得及,一切都没发生过。

 

他感觉衣角被一道极轻的力量牵着,他没有回头,而是快步向前走,因为地铁还有五分钟就开了。

 

“你再仔细想想,你真的愿意吗?放弃生命可不是说说而已,如果你到时候突然后悔了,那你们两个都得死,你也只能失去一切!”

 

“哈,放弃生命?你说,我连她都没了,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他极其平静的说着,可是奇异博士却感觉到了一股悲凉。

 

“...........我知道了,你到Stark大厦时再给我打个电话。”说完后他便按了结束通话键,看着电话亭外的行人,他默默叹了口气,只希望Peter不会走火入魔,如果那女孩的灵魂还在可能会成功,但如果她已往生,那么只能等到他们的下辈子再相遇了。

 

Peter听着忙音,觉得心底的一块大石放下不少,想着你每次看到他时灿若骄阳的眼眸,不禁陷入回忆。

 

其实他一直都是喜欢你的,但是很可惜没能抢先告白,这可是一个男人的尊严啊!他有点怨念的想着,而且每次与你聊天时总是结结巴巴大出糗态,万不得已只好请教Liz,也多亏了她,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讨你欢心。女孩子真是难懂的生物,他想到这里微微地笑了,带点羞涩和甜蜜,等和她再相遇后一定要带她去看看纽约市的夜景,然后陪她一起参观Stark大厦,不过绝对绝对不能让她看到美队的盾!他不满地想了想,明明蜘蛛侠才更酷炫吗!

 

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向前走,正计划着与你该干的一二三四事,走到地铁站口时心突然空了一块,就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抽走了一样,他无措的转过身,茫然地在人海里找着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却终是什么也没找到,他带着自己都解释不了的落寞转过身,登上了地铁。

 

后记:Peter·Parker在时间旅行后却没有找到你,他排查了一切可能后终于想起了这一天,在使用红外线摄像技术重新对那一天他经过时周身的状态进行重分析,他终于看到了你如轻烟般的虚无身影,也就在那一天,全工作室的人员都看到他哭的像个孩子。

 

据记载,只有在死去时执念过深,她的灵魂才会停留在人间一段时间,然后再升入天堂。

 

 

多年以后,还是在中城科技高中,一个名叫Peter·Holland的清癯少年偷偷地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他总在冥冥之中觉得这是命中注定..............

 

 

 

————————————————FIN

 

OK,我甜回来了,是不是很激动!

 

这是我第一篇刀刀,写的可能比较生涩,但是我觉得写刀真好玩!我要写一辈子的刀刀!

 

那个,红心评论蓝手手咱们走一波呗?(搓搓手)

 

 

Dawn的星星与云朵

 

 

 

 

 

话题:聊聊

我发现一件事情,不管是太太还是透明,写的文大多都有一个相同特点:无脑甜饼热度高;有设定有细节有剧情或者知识感较强的,热度低。

为什么?

我很不解,按理说,后者才是值得被夸爆的,因为假如你是一个写手,你设定一点点抠,细节一点点描,每一步都充满了逻辑与思考。写出来自己看的时候充满自豪,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写的文有多精妙。

然后你的热度还没有自己随便撸的沙雕图或者无脑为萌而萌没有逻辑的甜饼高。

你还会写吗?

很难。

因为大家喜欢快餐文学,部分人喜欢网络言情多过于文学名著。

你还会坚持:要写出剧情设定逻辑能令人拍案叫绝的文字吗?

很难。

你会觉得:不如随便写写无脑甜饼罢了,大家喜欢看而且还好写。

不好意思,我要开启脏话模式了。

………………………

我关了。

只是希望能多支持一个写手希望搞出来的大事情吧,因为能有勇气搞出来而且有毅力有时间真的不容易。

我骑士那篇写了一下午,作息时间表一篇只写了两小时,热度可以自己比较一下。

唉——————————

Chevalier/骑士 Buckyx你

Hello大家好,我是Dawn可以喊我潼恩也可以喊我阿D。

 

私设多如山请注意!18世纪AU,地点英国伦敦,你为瘟疫过后家族中的唯一继承人,Bucky为骑士(领养的哥哥),你的名字是Beatrice(取自莎士比亚《无事生非》),骑士是我自己添的,18世纪没有真正传统意义上的骑士了。【但是有这个爵位】,其他的都符合史实。

 

Here we go~

 

“叩叩”带着黑帽子的男人敲开了木质雕花大门,前来开门的管家看到来人后微微行了一个礼,“下午好Steve骑士长,我去向小姐通报一下,您先稍作等候。”

 

他点了点头:“下午好Martin。”顺便敲了敲檀木拐杖上一不小心沾到的淤泥。

 

很快门又被重新打开,老马丁那张慈祥的脸露了出来:“小姐说很高兴见到您,请进。”

 

未等高大俊美的男人将帽子脱下,Bucky就迎了上来:“你好吗?mon cher/朋友?”

 

“我很好,今天来是有事要谈。”他捏捏鼻梁,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有什么事到会客室再谈也来得及,我们正好在吃下午茶。”他拍拍Steve的肩。

 

“下午好,Steve。”你坐在小沙发上,正泡着茶。

 

“下午好,Beatrice。”金发碧眼的男人和你握了握手。

 

“中国龙井,要来点吗?”你对他笑了笑,扬起了手中小巧的瓷质茶杯。

 

“那再好不过,你的茶具真不错,我以为你喜欢洛可可式的茶具。”他嘬了一口热腾腾的茶,“Délicieux/香极了!”他赞叹道。

 

“不,我的朋友,她一向不喜欢洛可可与巴洛克,认为那是腐朽的艺术。”Bucky拿着茶杯对他挤挤眼,你笑了笑:“我的茶具?porcelaine de chine/中国瓷器。全上流社会没人不喜欢中国瓷器。”

 

下午茶结束后,Bucky邀请Steve去咖啡馆叙旧,他说着亲吻你的脸颊:“ rentrer dîner/回来吃晚饭。‘’

 

你拥抱他:“别在外面干坏事,ma biche/亲爱的。”

 

待他们出门后你便邀请Natasha来家里坐坐,顺便问问她与Bruce公爵的婚约究竟是怎么回事。

 

Steve和Bucky骑马去往café-théàtre/有演出的咖啡馆的途中,偶遇了有名的富商及发明家——Tony·Stark和当今大受贵妇人及小姐们追捧的话剧演员Peter·Parker,礼貌的互道问候后Tony邀请他们下个星期二参加在Stark庄园举办的晚宴,“准确的说,是我和Pete的结婚晚宴。”大名鼎鼎的富翁搂着小演员的肩,笑着和你们讲。Bucky注意到他们已经带上了婚戒。

 

“定来捧场。”欠欠身,便继续往前走。

 

到了卡文迪什广场上的咖啡馆后,意外地与北欧的朋友Thor和Loki相遇,Thor不顾旁人眼光,将在台上演着黑骑士的Loki拽下台,“Loki,和我回家。”金发男子一身简装,却伟岸如天神。“回什么家,Thor·Odinson,麻烦你搞搞清楚,我和你不是一家人!”Loki本来高高束起的黑发因为他的猛烈挣扎垂下几绺,Steve甚至听见台下的观众发出的低呼,的确,Loki是全伦敦女性的梦中情人,他是 recherché/最受欢迎的。

 

Bucky看着台上纠缠不休的两人,叹了口气:“罢了,咱们去另一家。”Steve不明就里,便跟着他到了苏荷住宅区。

 

“苏荷?这么肮脏的地方你来干什么?”骑士长天生对这些地方充满反感,Bucky耸耸肩:“我就是在这个地方出生的,别这么介意,我带你去一个正经咖啡馆,和卡文迪什那儿的比起来只好不差,Crois moi/相信我。”

 

Steve只好和他一起沿着肮脏泥泞的砖路走着,街上头破血流的酒徒和浪荡子弟比比皆是,他终于在一家长相平平的店铺前停了下来,门前有高大的武夫拦住去路:“口令。”

 

“roseraie/玫瑰园。”武夫帮你们开门。“玩的愉快。”

 

Steve站在不大的店铺里,默默认同了那句“只好不差”,每一个摆设都是经过预设的,极妙,且极精美。店内有一股玫瑰的香气,鹅黄色的灯光打在每一个顾客的头上,舒适又净雅。

 

Bucky熟稔的走到吧台前,“日安,Wanda,来两杯咖啡。”在柜台忙碌的女人笑着问他:“又是和Beati(Beatrice的昵称,我编的)一起来的吗?她不喜欢喝咖啡,两杯红茶吧。”

 

“不是,和一个朋友,”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身体一抖,“Pardon/对不起,不过请不要让Vision做。”

 

“嗯,好的。”

 

“坐这吧。”一旁的Vision默默开口,指了指已经被擦干净的桌子。

 

Bucky招招手,示意Steve来这里,“Vision?”却没曾想骑士长看到旁边的人后有点愕然。

 

“日安,大人。”Vision向Steve鞠了一躬。

 

“你们认识吗?”Bucky有些惊讶,记忆中Vision的朋友不多。

 

“我曾经帮他解决过几个案子。”“然后谈了几句。”“明白了。”

 

待咖啡上好后,才开始真正进入谈话。

 

“到底有什么事?”

 

“还记得皇家骑士团吗?”

 

“当然了,我们可是一起被选上去的。”

 

“今年要增加骑士。”

 

“于是?”

 

“我向国王举荐了你。”

 

“他批准了吗?”

 

“他说想看你的实战技术,Bucky,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你和我的技术平分秋色,我不希望你被埋没。”

 

“不了,谢谢你 mon cher/朋友。”

 

“为什么不?Bucky,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渴望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能永垂不朽。”

 

“喝咖啡吧,要凉了。”

 

一阵短暂的静默。

 

“Steve,你说的没错,但那是曾经的我,Beatrice需要我,她只有我了,我也只有她了,我们不能再忍受失去的滋味。”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没有了,走吧。”

 

出了咖啡馆的门后,“去我家吃晚饭吧。”

 

“不了,我先走了,还要和国王说明你的情况。”

 

“把我写帅点啊。”

 

“嗯。”

 

“Bonne chance/祝你成功。”

 

你也是。Steve在心底回答,他没有回头。

 

Bucky先在牛津街买了点礼物,然后再敲响你的房门。

 

“我回来了,给你买了中国团扇。”他将用彩线绣成一对水鸟在扇面上的礼物递给你,“这对鸟儿叫鸳鸯,据说是中国人称呼妻子和丈夫时会用的词语。”他的舌头不熟练的翻动着,试图正确的发出“yuan yang”的音调。

 

喔我的Bucky,你好笑的想着,你在13岁就会绣些东西了,刺绣可是一名淑女的必修课。

 

“你真的太贴心了,我特别喜欢扇子,谢谢你,我的Bucky先生。”你毫不犹豫的扑到他怀里给他一个拥抱,再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边印上一吻。

 

“我的公主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他纵容的搂着你。

 

“包括...?”你的食指描画着他的唇形。

 

“我的心。”他没有犹豫,吻上你的唇,温柔的暴风雨,你缺氧的脑里冒出这么个无厘头的词。

 

当他终于停下的时候,你已经腿软到走不动路了,只好扶住他的腰软软的瞪他一眼。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控制不住的。”他亲亲你的脸颊,“我下楼看看晚餐好了没。”

 

用餐时分,你问Bucky和Steve谈了些什么,他没有告诉你:“淑女在用餐时不会拿错叉子,Martin,今天的甜品没有小姐的份。”

 

太讨厌了!那么多叉子,谁规定的啊!你忿忿地想着,嘟着嘴捣着盘子里的牛排。

 

“少爷,这是最近的支出与收入。”Martin将账本交给Bucky。

 

旁边的女佣递给你一个佩恩泡芙。你看见慈眉善目的管家爷爷悄悄对你眨眨眼。

 

吃过晚餐后你读了一会儿圣经,没多久Bucky便进来了。

 

“我要听你读故事。”你窝在鸭绒被子里眨着眼睛。

 

“好,从前有一个女孩叫Beatrice,她有一个很爱她的哥哥,他们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生活......”

 

你坠入他为你编造的香甜梦乡。

 

他看你睡着了便不再继续,只是在你额头落下如初雪一样柔软轻巧的吻。

 

晚安,我的公主。

 

————————————FIN

 

 

可能不会很甜...........

 

给大家说明一下几处细节:全程除了人名其余单词短语都是法语(包括标题),18世纪时法语为欧洲通用语言,贵族都要学的。当时英国上流社会追崇中国文化。英国人沉迷于下午茶和咖啡馆。苏荷住宅区是emmmm类似于红灯区啊就是比较乱差的地方。上流社会家庭晚餐不止一道菜,每道菜都有不同餐具。刺绣的确是英国淑女的必修课喔。牛津街有很多店铺出售无聊的时髦货和古怪的装饰品。会有酒馆咖啡馆需要口令进入,以防醉汉啊什么的闹事。当时有身份的男人有一部分会携带拐杖出门。访问某人的家需要先通报喔。

 

希望有红心蓝手和评论!

 

Dawn的星星与云朵

 

 

 

 

 

 

 

 

 

漫威全员x你#作息时间表#Steve、Vision、Banner、Charles篇



大家好我是Dawn,一个没有人气的写手。

可以喊我潼恩或者阿D。

希望能有多多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此为Steve,Vision,Banner,Charles篇

祝君食用愉快w

Here we go~

Ver.Steve

5:30起床,做早餐

6:00吃早餐

6:15出门晨跑

7:15回家,给你在街角的报刊亭买一本少女漫画,再买一份号角日报

7:30到家,把早餐热一遍,喊你起床(最后不得不使用公主抱技能)

7:45与你一起看晨间新闻/实际上你在看漫画/

8:15得到小女友的亲亲,出门做任务(一边做任务一边考虑着家里的装潢问题)

10:30回家,在路上买装修材料,打个电话报平安(不能让你担心)

10:45/你在沙发上看电视/将你的卧室改造成育婴室(我老婆为什么还要和我分房睡)

11:30/你做好午餐/吃午餐,讨论生男还是生女的问题(生女儿吧,儿子会和爸爸抢妈妈)

11:50和你坐在沙发上看书,给你读伊丽莎白时期的情诗

12:20和小姑娘一起设计婴儿房#TIP:其实你们还没有小宝宝呢

13:00出门选购家具

13:10在宜家被围观要合影(“对不起但是我是这位女士的。”说着搂住你的腰)

15:20结束挑选,被经理要签名(宝贝儿,经理是个男的你能不能别吃醋了)

15:25被你拽去首饰店,为老婆挑选项链

16:10回家,在路上给你买了一杯草莓奶昔(我不喝这个……真香)

16:25到家,组装家具

17:20组装完成,去厨房问候你(媳妇儿辛苦啦,让我抱一下看是不是轻了)/你:滚!菜要糊了!/

17:30吃晚饭

17:55洗盘子/你浇花中/

18:05出门散步,买水果(只准买一袋零食哦,买多了有惩罚)

18:40回家,洗澡

19:10给你吹头发

19:25拒绝不一起睡的提议(你都没有卧室了不和我睡吗?)/你:我怕我肾亏…/

19:35开始给你展示属于超级士兵的体力(你看我们连婴儿房都有了怎么能没有一个小宝宝呢?宝贝我们要继续努力呀)

23:50给累晕过去的你清理

0:20拥着你入睡


Ver.Vision

0:01醒了(AI不用睡觉的哦)

0:05在房间里游荡,决定去给你做早餐

0:15找出食谱,开始选择材料(试着做一道番茄韭菜面吧)

0:40做出第一道面(话说适量是什么意思?)

1:10做出第二道(不管了一次加一克不就好了)

1:35做出第三道

·
·
·


7:45做出第五十三道/你起了/

7:50给你解释为什么会有一餐桌的面(亲爱的你要尝一下吗?)/你:不了不了怕了怕了。/

8:10坐在餐桌前等待你重新做的早餐

8:30吃早餐(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味道但是夸好吃就对了)

8:50吃完早餐,一起出门体验生活

9:20在街头艺人的萨克斯声中跳一支舞(Shall we ?)

9:35去福利院做义工(我们什么时候也要个小孩?)

10:40去超级市场买菜/市场经理:哦呦那对家里开饭店的小情侣又来了。/

11:10回家

11:25做饭/你:Vision你看好了啊,第一步应该这样balabalabala……/(嗯嗯嗯)

11:40吃饭时间到(宝贝你吃就行,我看着你吃)

13:10给媳妇洗盘子

13:20与你一起演一出荒诞不经的戏剧,美名其曰了解人类感情/你:道理我都懂,你了解人类感情演什么海绵宝宝?/

15:10邀请你一起去看电影(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

17:30从影院出来,在餐厅吃饭(诶亲爱的这里有情侣情话挑战啊)

17:45在你面前用英伦腔念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获得冠军

18:20抱着大熊玩偶回家

18:35到家,将玩偶放到床头

18:40给你一个吻,出门做任务(此次任务难度一星,大概一个半小时就能解决,不用担心。)

20:10提前十分钟到家(因为我太想你了)/你在洗澡/

20:15给你吹头发

20:30和你一起看格林童话,讨论是否有真正的爱情(当然有了)

22:30/你入睡/印下一吻,和Tony还有Banner视频通话讨论学术问题

23:58结束通话,进入短暂睡眠状态

晚安我的小姑娘。



Ver.Banner

7:40醒了,浏览一下时事新闻,叫你起床

7:55在楼下的粥馆喝粥

8:10开始在实验室里忙碌/你在画室画画/

9:40和Tony分享甜甜圈,谢绝他的咖啡邀请(不了我家夫人会生气)/Tony: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10:20到画室去喊你休息(长时间的工作对皮肤不好哦),和你去楼下小公园转一转

10:50上楼,在电梯里给你一个短暂的吻(下次让Tony把电梯上升速度改慢点),继续工作

11:30叫外卖,再给你买一杯热牛奶(我还在学习如何做饭中…)

11:55结束用餐,扔垃圾

12:00陪你午睡(小睡片刻有益健康,但是睡多了不好哦)

12:40起床写论文(其实是求婚词)

13:10/你醒了/陪你打游戏(你要是喜欢我给你写一个独一无二的游戏程序)

14:20出门做任务,托Natasha带你出门逛街

15:40任务结束,听你录的歌,太阳下山了哦(一想到你我就不生气了呀)

16:10回到家,尝试给你做一顿晚餐

17:20/你回到家,看着厨房一片狼藉/(无比慌乱,媳妇儿我可以解释这一切)出去吃晚餐

17:30到日料店,笨拙地用筷子/你:哈哈哈哈哈你个博士丢不丢人/

18:10到家,和你一起将厨房打扫干净

18:40一起在沙发上看侦探小说,吃零食(宝贝我要提醒你一下你昨天说要减肥来着)/你:Shut up!/

19:40洗澡

20:05给你吹头发/你:这款洗发水挺好闻的/(对呀,因为这是根据你的发质独家研制的啊,而且还根据你最喜欢的祖马龙香水配方的)

20:15睡前运动有益身心~(Honey我会轻一点的)

23:25带你去浴室(虽然还是没有吃饱…)

23:40晚安



Ver.Charles

7:20和你一起起床

7:35在房间里吃中式早餐(我的开胃甜点—你的早安吻还没上呢)

7:50吃完早餐,由你推轮椅下楼

8:00/你喊孩子们上课/和罗根斯考特等人讨论是否邀请Avengers来X学院开公开课#毕竟现在有许多学生都是他们的粉丝哦#

8:15给孩子们上课/你与孩子们坐在一起听课//众学生:造孽,躲过了EC没躲过你们俩/

9:00下课,听你讲对于教学方法的见解(Baby我绝对不脑你)

9:15上课,目送你出去给孩子们上实战课,笑眯眯地让孩子们自习,自己脑你的学生看你上课#不过经常被你发现就是了#

10:00下课,去图书室查阅资料/你:爆个料,他查的是如何长头发/

11:20吃饭(宝贝你喂我嘤嘤嘤)/你:???/

11:50在大树下乘凉,和你谈些有的没的

13:10接待Avengers牌老师们

13:25一起参加公开课

14:10阻止死侍对蜘蛛三兄弟的不法行径/其实也不用阻止,美队的盾还有第三代蜘蛛侠伴侣钢铁侠的掌心炮已经跃跃欲试嗷嗷待哺了/

15:25邀请下课的Avengers在学院里转一转,介绍课程与老师

17:50与大家共进晚宴,友好交谈(友好个屁,Eric脑子里一直在想怎么把他女婿挂到金门大桥上,Wade满脑子都是第二代蜘蛛侠)

18:40送走Avengers,与你回到卧室

18:45和你一起洗澡

19:10给你吹头发

19:25造人运动会开始啦(宝贝你之前好像挺喜欢美国队长的,你能和我大致谈谈吗)

22:55实在是玩够了,于是和你再洗一遍澡

23:10相拥入睡

-亲爱的晚安。

-晚安。



—————————FIN



OK!这个系列结束啦!好玩吗!



明天可能会再更一个Bucky单人的,只透露是18世纪伦敦AU哦。

渴望红心蓝手评论!

上一篇戳我


Dawn的星星与云朵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与世界与时间与你 Peter·ParkerX秦风 上

  

嗨我是Dawn!可以喊我潼恩也可以喊我阿D!

我来掉粉了hhh。

这个emmm实际上是50fo福利,但是你也可以当作是100fo福利(理直气壮)。

标题你没看错,这一对是在看唐探二时有的灵感,后来和安娜聊天时她也觉得这个梗不错,此处感谢安娜塔西娅太太@安娜塔西娅 的鼓励和鹿桥@请叫我狗桥 以及一帮小可爱的支持!爱你们!

私设Peter比秦风小三岁所以现在Peter20秦风23岁。时间点虚构的,我不想让秦风到复三守寡,以及后期可能会有小破车。

⚠️略痴汉化黑化Peter请注意️!

那个,食用愉快?

1.

秦风视角:

秦风踏上纽约土地的时候,有点怅然,还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就是个半大小子,靠着运气破了个连环杀人案。“一晃已经过了四年了啊……”叹息般自语。

掏出手机给自己四年前结识的网友MR.P发简讯:

-QF:我到了。
-MR.P:欢迎来到纽约!👏🏻
-MR.P:你现在要去哪?
-QF:皇后区,我租的公寓在那里。
-MR.P:Wow……那么请一定要去品尝德马尔大叔的三明治,全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哦!他们家还有猫!🐱
-QF:嗯,好的,我现在正在地铁上,大概十分钟后就可以到了。
-MR.P:👌🏻,我还有事,先下了! 
-QF:嗯,再见。

秦风将手机装进口袋,沉默地看向窗外。

记忆里,这位网友是在自己破案后加上自己的,这也不奇怪,自那次事件以后秦风就出名了,隐私也被泄露出去不少,他本身十分反感这种行为,所以来者俱删,但是MR.P却是一个例外,也许是宿命吧,到他的时候手机突然坏了,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保留了下来。

这位MR.P不是个讨厌的人,他微微笑了。

Peter视角:

终于来了,Peter欣喜不已,他套上卫衣,匆匆和秦风说一声就下线了。

利落的关上门,哼着小调下了楼,世界都染上了金色光晕,连原本吵闹的车水马龙都像是多了一层滤镜,变得没那么讨厌了。

很快便到了店门口,状似无意地在周围晃荡,眼里一直在搜寻目标。

与秦风的缘分说来凑巧,那时他还是一名高中生,每天沉迷在油管上看各种自己的体操视频,有一天Ned神神秘秘凑过来给他看了一个视频。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低配版的自己?他一头雾水地看下去,以为这又是什么模仿秀,然后他看到那个蜘蛛侠的面罩被揭了下来,一个长相清朗的少年跃入眼帘,心跳在那一刻漏了一拍,但是这还不算完,十分钟后少年的上衣被撕开,白皙的肤色和清瘦的身体让人不禁喉头发痒。

“他是谁?”Peter盯着屏幕,目光无法移开,他这时才惊觉自己的嗓子像被砂纸磨过似的,干燥到发疼。

Ned没发现他的异常,仍旧兴奋地说着:“这个男孩的名字叫秦风,别的我不知道,最近那个连环杀人案就是他破的,超级厉害啊!就是有点太开放了吧……明明是一个中国人诶……”

Peter点点头,目光里多了点自己都道不明的深沉色彩,当他抬起眼帘看向走过来的Liz时,原本属于少年的生涩情愫突然变得淡然,面前的高个女生只能不自在地眨眨眼,问他是否心情不好。

忽视了一旁死党的怂恿,他笑着和Liz聊了几句后就去了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F………算了,你该不会傻到对一个只有低分辨率照片且只看过不到一分钟的模糊样子的少年一见钟情了吧?Peter·Parker?我……唉……”复杂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写满了纠结二字,眉头皱了又皱,搁在洗漱台上的双手不自觉发力,原本坚硬的台面竟然出现了几道裂痕,他低下头,思考良久,最后一拍洗漱台,“就当我喜欢上他了吧,回家在油管上查查看有什么其他资料吧。”

伴着离去少年的轻松脚步,可怜的台子,轰然崩塌。自那以后,中城科技高中就开始流传了一个关于厕所的灵异传说………

于是小少年回家后便抱着电脑查阅起了关于秦风的事情,他看着屏幕上的泰国案件出神,思考着如何获取更多的信息。

要不…试试曲线救国?下载了一个名叫Crimaster的软件,然后毫无困难地解决了99道题,进入排行榜的第一刻就点击了名叫唐人街神探的用户,他看着简洁明了的个人主页,以及秦风和唐仁的合影头像,笑了笑,开始着手黑进系统。

破晓的黎明,一片寂静笼罩大地,黑暗依旧主宰着世界,Peter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资料,小小的欢呼了一下,拿笔记录下来。

1309767895,他攥着这张纸条发呆,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最后放弃了这个选项,叹了一口气就爬上了床,睡吧睡吧。

后来他在学校时偶然得知大部分亚洲学生都用一个软件交流聊天,Peter于是又下载了WeChat(也就是微信啦),不抱有希望地将那串数字输进去,结果真的出现了一个叫QF的用户,QF?他的小断眉扬起,稚气地笑了,这不就是QingFeng的缩写吗?满心愉快的申请好友,为了以防万一顺便黑进去看看,结果发现秦风正在删除申请,他慌了神,隔空抛过去一个病毒直接搞死机,然后用自己的手机默默地把在自己之后的好友申请全都删掉,把自己的申请同意。

结束了这所有的工程后长舒了一口气,今天大概能睡个好觉。Peter想。


————————TBC

我特别喜欢黑化痴汉虫,个人觉得超级带感啊嘿嘿嘿,以及那个电话号码是我编的哦,只有10位,打不出去啦。

期待红心蓝手和评论!

悄悄说一句,我还是铁虫党。

Dawn的星星与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