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

辣鸡杂食写手

这可能是Thor提出的问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以及
那个五行缺德是我没错🌚

【Ops】【荷兰虫x你】(小甜饼)

大家猴这儿Dawn!
萌新无脑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现场请注意避让!
靴靴!

可以放心食用的小甜饼w
BGM:Summer Vibe(Pegato Remix)

Here we go~
这里的她皆可用你来带入❤️

*天字二号聪明的Peter·Parker先生最近有些小苦恼,因为他发现他被自己家的小青梅给告白了,这个事儿呢,还得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诶诶诶人见人爱的Spid——哦不对Pete!我刚编了一首曲子你听听看!”正在琢磨如何邀请Liz的好街坊一抬头就看见一只小小的棉花糖向自己冲过来*扑通一下撞进怀里,稍稍叹了一口气,不用说,这一定就是自家青梅了,揉了揉软软的头发,“我还有事,下次好吗?”“不要不要不要,上上次你说下次,上次你也说下次,这次你又说下次?你想下次到世界末日吗Peter·Parker?!”少女气鼓鼓的嘟起脸颊,脸颊边的软肉没由来地散发出“戳我”的暗示。
小少年抿了抿唇,事实上他也那样做了。
被追着打的时候,也觉得很值:D
“Okayyyyyy—so ,show me.”一个转身,试图安抚炸毛的小矮子,睁着狗狗眼湿漉漉地望着她,可怜巴巴,“Forget me PLZ !”
瞪了竹马一眼的青梅表示,我还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像*Tnoy·Stark一样把你原谅:)
“咳嗯,你听好了哦!”她用圆珠笔打起了拍子,嗒嗒嗒,一下一下打在Peter心上。
Oh my goodness
Spider man 有点后悔当时学了摩斯电码了,他纯粹是为了能和偶像美国队长在同一步调中,而且据说全美利坚合众国就已经没几个人会这破玩意儿了。如果他没学,他就不会听懂这串旋律的真实意义——
——“I love Pete ”
沉浸在音乐海洋中的少女在这首歌结束后才发现,纽约好邻居又去拯救人性的沦丧,道德的扭曲了。
Peter·Parker我再和你讨论编曲我就是傻(哔——)!!!
真香。【bushi
不知道此时自家青梅的心理活动的小蜘蛛一脸忧伤的望着皇后区的夕阳有一搭没一搭地和Ned聊着天。
“歪?Peter?找我干嘛?你怎么没和她在一起愉快玩耍?”
电话那端沉默了半晌,“Ummmmm,Ned,你说,如果有一个和你玩的很好的朋友,有一天突然用一种隐晦含蓄又不失浪漫的方式跟你表白了,你会怎么办?”
“WTF?Peter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不不不我的人和心都是Natasha的,你这辈子想都不要想,下辈子也不可能!”
“……滚吧。”
抹了一把脸,毫不留情地把电话掐断后沧桑的叹了口气,以往的气泡奶音竟然透露出了一股看破红尘大是大非的气质。
为了宇宙的和平,我——不对,走错片场了,为了化解花季少女的错误爱情,我,一定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您的好友Peter·中二之魂熊熊燃烧·今天也在为了纽约市的和平而努力着呢·人生情感指南针·Parker已上线。
她最近发现竹马君有些不对劲,上课时拒绝接收她的求救纸条,下课不和Ned厮混反而一心一意绕着Liz转,虽然也知道Peter喜欢校园女神啦,但是——果然还是有一点不舒服是怎么回事啊———
小青梅懊丧的趴在桌子上揪着短短的黑发,揉啊揉,一头光滑的兔子毛变成了一顶鸡窝乱糟糟,孰不知自家的竹马正在看她。
少年盯了她许久,愣神到Liz都不得不轻咳一声:“Peter?怎么了吗?”
“啊啊啊不,nothing wrong here!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没做,等我一下!”反应过来的Peter想扇自己两巴掌,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辣鸡Peter·Parker!你的女神就在这里听你讲你的好朋友蜘蛛侠的趣事,你却在对着另一个你不喜欢的女孩子发呆??你的脑子是质壁分离了吗?啊?虽然人家向你告白了但你这么在意干嘛??啊??好好和Liz聊天会死吗?
但是——咬了一下唇,还是快步走到少女身边,犹豫了一下后终于像决定好了似的从自己书包中扒拉出一把梳子,“你可憋揉了吧傻子,一头兔毛都要被你揪秃了。”
看着少女望向自己的亮闪闪眼眸,像是将万千星辰碾碎倾入热可可之中,温暖又闪亮,突然想起了过十岁生日时送给她的那只泰迪熊。
“呜啊Pete——你轻点!我也没注意吖……啧疼疼疼!我要秃了你就凉了我告诉你!小心我告诉May你欺负我!”小青梅张牙舞爪地乱叫,但是,竟然有点可爱?Peter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小傻子你……唉,你的那首歌吧,我算是听懂了,我觉得那首歌不适合我,但但但是啊!你也别太难过,普天之下芸芸众生一定有一个适合这首歌的人!对不起,我有喜欢的歌了。”Peter斟酌了一下用词,尽量温和委婉地拒绝她。
???啥子哦……你有喜欢的歌就喜欢呗,关我啥事?天天在高楼大厦间荡秋千可算是把脑子给荡傻了。——莫名其妙的OS
“Pete……我觉得这首歌挺好听的你要不再听一下?”依然跃跃欲试希望说服竹马的少女拿着圆珠笔的手蠢蠢欲动。
“我不不不不!”震惊!Peter·Parker第一次在学校使用蜘蛛力量,竟然是为……!
后来她发现连续五天Peter没和自己说话,天天下课躲去卫生间,一放学就跑,为了不和自己顺路创下了绕皇后区五圈的历史记录。
真·男孩的心思你别猜:D
然后仍百思不得其解的少女和同学一起去了华盛顿纪念碑。
坦白说,电梯下坠的时候,她倒没有多害怕,因为她晓得,一定会有一个叫蜘蛛侠的男孩来救她。
握住少年那温热的手,安抚地对他笑笑“我没事哦”然后顺着向上的力量爬出电梯,冷静地喊了个外卖。
Spider man傻愣愣地看着Liz,耳边是战衣姐姐的“向她表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想起了对自己露出微笑的那个少女,他突然想通了什么,但就在Liz被救出来的那一刻,蛛丝断了。
“Spider man!!!!”在坠下的那一刻,他听到了心脏沦陷的声音。
小青梅最近有点烦,因为她发现自家的竹马好像又抽了。比如——
——每次上课的时候,总感觉有一道灼热的目光黏在自己的后背上,掉过头去只会看见一只慌逼逼的小蜘蛛在干各种奇葩的事,什么数学课看西语书啦,西语课看漫画书啦,更要命的是她看见有一次他在看铁虫同人……救命我的竹马好像有点不正常,保修吗?她只好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做出好好听课的口型,却只能收获到一枚属于P.P的傻笑。
歪?消费者协会吗?我想重新买个竹马。
还有,只要和别的男生一起愉快的讨论游戏,动作过激了一丢丢,哪怕是Ned,都会被不知名的霉运缠绕几天……
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没有邀请Liz去舞会!他果然脑壳坏了。就在少女咬着胡萝卜笔头坐在书桌前细数Peter的一二三四时,窗户被纽约市好邻居拉开了。
“喂,你,你舞会有被邀请吗?”眼前的蜘蛛侠搔了搔头,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红红的耳尖和紧张的眼神。
要命,少女突然发现自己的脸颊也有点发烧。
“没,没有啊……我准备随便找个地方呆一晚上来着。”咬咬唇,饱满的蜜桃色变的更诱人了。
“哦……那,那你能不能,让我和你一起随便找个地方呆一晚上……”青涩的荷尔蒙占据了整个房间,青梅这才发现,原来自家竹马已经从一个小小正太蜕变成有着流畅肌肉线条,身材修长的稳重少年了。
不用说,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一定是正用一种会放光的模样看着她的,她有点微醺:“嗯……”
YES!Peter把自己摔在床上,捂住自己的脸,终是忍不住偷偷笑出了声,胸腔连带着引起一阵快乐的共颤,滚来滚去,无声的尖叫着,头发蜷曲搭在额头上,汗粘粘哒哒的,他却没有心情去管,只想着该穿什么,“May姨!我要买衣服!”
终是到了舞会的那一天,Mr.Parker有些紧张的捧玫瑰花,偷偷抱怨着领带打的太紧了,敲响了隔壁的大门。
“等一下!”门内传来女孩的声音,闷闷地听不真切。
摸了摸鼻尖,“呼啦”门开了。
“还好吗?”少女的裙摆漾出一层层粉色的海浪,打碎在少年心底的礁石上。
“很,好看。”望着那双像兔子一样的眼睛,一时失语,大脑空白到忘了背好的台词。
舞会上人影憧憧,光与影交错,所有的暧昧和心照不宣都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暗流涌动。
阳台上除了Peter和他的舞伴就再无旁人,凉夜习习,月光倾泻在少女的肩头,暗夜仙子藏在层层匝匝的爬山虎叶子下,用大大的眼睛偷望着都有些局促的两人,小声的偷笑着,不过人类可注意不到这一切,他们只会以为是风在耳边低语。
男孩咳了一声:“我,我挺喜欢你的歌的,你,喜欢我的吗?”
“Pete?你在说什么?啊,歌啊,我确实挺喜欢我的歌的,不过你没写过歌啊……?”柔缎一样的乌发划过一道诱人的弧度。
凉了半截。但没关系,我觉得我可以圆回来。qwq
“……算了,我真正想说的是,我喜欢你。”毫不犹豫地直视着眼前的人,将自己最大胆最柔软的心事,说给她听。
是炸烟花么?脑子里轰鸣般的响,明明只是普通的月夜,却看到野兽的玫瑰开放,精灵们展开了闪着金粉的翅膀,伴着风所吹奏的笛声在月光下起舞,远处天鹅弯起了雪白的脖颈,那些羽毛的光芒是孩子的美梦所凝聚成的。
原来啊原来,少女突然笑出声,那些不开心和占有欲,都是喜欢你。
“Peter,我也喜欢你。”小小的精灵公主在眉眼弯弯。

END————————————


这篇算是结束啦!可能会有童年的番外。
*:天字一号是Tony,Tom·第一铁吹位置绝不动摇·Holland真的萌!

*:其实当时以Peter的反应是完全可以躲开,但是潜意识就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这里用了荷兰弟和RDJ的Daddy梗。

写的很烂……唔……

就其实可能会有人说为什么在还没了解心意时对话就那么的……emmm……情侣,我是拿我和我的老铁日常来套入的,对,老铁是男生我是女生,但你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也就感觉还好吧……





脑洞

深夜激情开坑
关于小蜘蛛的一篇吧……
荷兰虫x你
你听歌打节拍被学过摩斯电码但不是十分精通导致误以为你在说I love Pete,的p.p听到
就开启了表面双向实际单向的暗恋
emmm
一发结束
晚安

占tag抱歉qwq
话说怎么搞出像图中这种超链接啊qwq
我是IOS用户qwq
安娜太太的代码对我来说么得用qwq
不过还是十分感谢安娜太太呜呜呜实名表白这个天使@安娜塔西娅 

【Lokix你】【九命】(番外)

Loki视角
大家猴这儿Dawn!
萌新无脑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翻车现场请注意避让!
(⁎⁍̴̛ᴗ⁍̴̛⁎)

这世界上大概只有Loki一个人知道,他对Dawn一见钟情。
Loki清晰的记得,他遇见他的小猫时,窗外有着大片的白云,金灿灿的阳光倾洒到她身上,雪白的长发泛着微金的光,她听到脚步声,Loki能清楚的从那双微闪烁光的赤金眼眸中看到自己活像被捅了肾的Thor,而漂亮眼睛的主人浑然不觉他的尴尬,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不自觉地歪了歪头。
他很大声地咳了一声,把他自己和小猫吓了一跳,Loki不自在地撇过脸,不去看她,殊不知耳尖上晕染的红霞早就暴露了他的小心思。
———传说九命猫有着绝世的容貌,眼波流转间,就能轻易地夺走任何人的心。

———《九界异闻录》
小王子只是听侍从说,在神宫的深处,藏着一个漂亮的妖精,但他从没想到,这妖精这么好看。好看到他想把Dawn藏起来,永远不让别人看见,事实上他也试了,但令Loki没有想到的是,奥丁请古一布了一个强大的法阵,他到现在还能回想起自己被炫目的橙金光丝掀翻在地时的彻骨疼痛。
大概九界第一法师的志向就是从那天立下的吧,但等他成功时,他的猫丢掉了。
回忆里与Dawn相处的时光总是轻松又愉快,Loki喜欢她戴蔷薇,因为他曾经看过中庭人的诗中把蔷薇比做心爱的少女,浪漫又天真,等他再大些,就娶她回家,小王子不止一次地想着。
Loki是个爱看书的好孩子,有一天,他看了一本书,在书中,详细介绍了一种传奇生物,放在平时,他可能饶有兴致地翻看下去,当作趣闻。
这种生物叫九命猫,以及,贵族们一般如何“使用”他们。
他不记得那天他喝了多少,只依稀记得,他闯到了Dawn的宫殿,第一次无所顾忌地将她搂在怀里,嘴角传来清晰的触感,像羽毛一样痒痒的,轻轻的,然后听到耳边传来了挟着春天的风夏天的雨秋天的阳光冬天的雪的声音,繁花一簇簇盛开在心里,绚烂又不真实,脑海里炸开了喜悦的烟花,愉悦的想哭泣。
还没等他睁开眼睛表明心意,怀里的小猫就离开了,突然少了一团热源,他有点想打寒战。
然后他就被某个不识时务的家伙送走了。Loki·我就是想表个白能不能先让我把话说完·odin今天也是气fufu的。
Thor有时会送Loki几瓶酒,二王子大部分都送给了神域里的那些老人,换几个故事听听。
之后那些醉醺醺的昔日神将们给他讲了一个秘闻,最后一只九命猫现在在深宫里,是odin买下来的,准备有朝一日用她来迎战海拉。
Loki十分冷静地取出小刀,然后准备把他爸的肾捅个对穿。
他在狱里时倒是没有多担心自己,而是一直在祈祷,Dawn不要知道这一切,关于他,关于她。
她还是知道了,这是Loki被复活时脑袋里的第一个念头。
然后他发现他被捆绑play了,说实话他是有些兴(性)奋的,然而绑他的小混蛋丝毫没想到关于生理的这一层。
啧。果然找对象还是成熟点好。
后来Thor找到他,告诉他海拉突破了奥丁的封印。
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Loki在他的女孩额上落下一吻“等我回来“
他没想到的是这只猫有着豹子的胆子,竟然敢偷袭海拉,而且还成功了,他这次准备一鼓作气告白时,她又跑了。
容我说句mmp缓一缓。
但他可以肯定一点,Dawn一直在他身边,所以他疯狂的自残,祈求再看他的小猫一眼。
他成功了,他看着自己的女孩带着鲜妍的笑容在有些空旷的宇宙里化成了粉末,她终归不知道他爱她。
那可能是邪神最广为人知的一场战役,暴怒的他令灭霸都悚然不得,在失去了他的黎明后,他成为了一位真正的神明。
全宇宙的人都看到了灭霸在一个癫狂的男人手中凄惨的死相,诡计之神不计法力,将如何折磨他一点点致死的全过程传送到了每一个人的脑海中,既然这天,这地,这愚蠢的制度,都不允许我有一个爱的人,那好啊,就让所有人看到,感受到,我此刻的疯狂。
———据那场毁灭性的战役已过了数百年,有许多人都看到,伟大的邪神养了一只有着雪白毛皮和赤金眼眸的猫。

———《九界异闻录》
Loki在看到那只九命猫时就给她取名为Dawn,也许是因为她灿如初阳的眼睛,也许是因为她那天的头发太像阿斯加德的璀璨朝霞,谁知道呢?不过除了Loki,没人叫过她名字
除了Dawn,没人喊过Loki星星。
他们两个估计都不知道,在星星即将消逝殆尽之际,黎明也悄悄开启。
他们这辈子注定缘深但无交集。

最后附上Loki说的那首诗。

Sah ein Knab ein Roeslein stehn,

Roeslein auf der Heiden,

War so jung und morgenschoen,

Lief er schnell, es nah zu sehn,

Sah's mit vielen Freuden.

Roeslein, Roeslein, Roeslein rot,

Roeslein auf der Heiden.

Knabe sprach: Ich breche dich,

Roeslein auf der Heiden!

Roeslein sprach: Ich steche dich,

Dass du ewig denkst an mich,

Und ich will's nicht leiden.

Roeslein, Roeslein, Roeslein rot,

Roeslein auf der Heiden.

Und der wilde Knabe brach

's Roeslein auf der Heiden;

Roeslein wehrte sich und stach,

Half ihm doch kein Weh und Ach,

Muss es eben leiden,

Roeslein, Roeslein, Roeslein rot,

Roeslein auf der Heiden.

少年看到一朵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那样娇嫩而鲜艳,

急急忙忙走向前,

看得非常喜欢.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少年说:"我要采你,

荒野的小蔷薇!"

蔷薇说:"我要刺你,

让你永不会忘记,

我不愿被你采折."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野蛮少年去采她,

荒野的小蔷薇;

蔷薇自卫去刺他,

她徒然含悲忍泪,

还是遭到采折.

蔷薇,蔷薇,红蔷薇.

荒野的小蔷薇.

歌德的诗——《野蔷薇》

其实也是一个伏笔啦233

【Lokix你】【九命】(后续)

大家猴这儿Dawn!
萌新无脑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翻车现场请注意避让!


2
我该说到我最喜欢的人了吧?
他和别的神都不一样,他有一头如藻的乌发,我爱他的眼睛,那眼里装着宇宙的辰光,天空的繁星,我愿将所有寓意美好的词汇加在他身上,尽管仍不敌他的千分之一,我忠诚地信仰他,以不计代价的方式,为我的玫瑰披荆斩棘。
我的神明啊……我…阿斯加德的二王子,LOKI。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了两件事,第一件:他和我一样,不属于这里;第二件:我对他愚蠢且不可救药的一见钟情。
Loki和那些神不一样,他比他们高贵,优雅,比他们更适合统治这里,他也是在我黑暗人生里,最眷顾我的星星。
我的星星,我喜欢在心里叫他星星,因为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喊,所以我可以光明正大地说,我的星星,真好听啊,星星。
他经常会来看我,有时候一呆就是一天,Loki教我识字,告诉我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他喜欢给我变各种各样的花,我最爱蔷薇,因为他说我戴蔷薇很美,Loki教会我一些法术,他说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无聊,他是个好老师,我是个笨学生,但所幸学得不算糟,他每次带点嫌弃摸摸我的头夸奖我的时候,我都有些得意,巨大的满足足以让我忘记手上被咒语灼伤的疤痕。有一个晚上,他喝醉了,住在了我这里,他散发着糟糕的酒气倒在我的大床上,更糟糕的是,他紧抱着我;我靠在他不算宽阔的胸膛上,用目光一遍又一遍描绘他紧皱的眉,他如蝴蝶翅膀一样轻轻颤动的睫毛,他光滑饱满的…唇。我不受控制的吻在他的嘴角,在他的耳边用最轻柔的声音告诉他一个秘密“我爱你”
我虽然很笨,但也知道,一个王子和一个囚犯睡在一起被发现的后果是无法承担的,所以我只能依依不舍地从他怀里爬出来,理理身上洁白的长袍,把红宝石额饰扶正,用一个大方的仪态将二王子送出了我的寝宫。
不过从那以后,Loki来得更勤了,他甚至帮我把千年不捋的头发梳成了辫子,更恐怖的是还换着花样,我有一次不安的问他是不是被附体了,他扯扯嘴角,给了我一个暴栗,我捂着额头满怀热泪地想,还好,是真的。
不过我怀疑他把神界编发大全给背下来了。
然后,有一天,我知道了我的秘密。
3
实际上我一直都对我的身世抱有极大的兴趣,在“正常”的情况下。
可是命运从来不会因为无谓的小事而眷顾你,它不会雪中送炭但擅长雪上加霜。
我因Loki无故不来而决定背好我的小行囊逃离这个地方,然后在秘密通道的附近听到了侍女的声音。
巨大的现实嘲笑着淹没了我,我的胸腔一片冰凉,耳膜鼓噪出刺耳的声线,喉头不争气地咽动着,试图吞咽下即将啸出的悲鸣,瞳孔极度放大,由金碧辉煌的摆设所折射出的光线轻易地进入,我却感觉眼前发黑。
我不是神,理所当然,但我也不是正常生物。
我是一个祭品,更准确的说,是一个专为王室服务的高级医疗包。
九命猫一族在百年前就被灭霸灭族,我因恰好被星际走私贩拐走而躲过一劫,然后在一场拍卖会上以一颗星球的代价被卖出。
买下我的人是奥丁。
我确实有货真价实的九条命,奥丁为了易将我“献祭”特意找了矮人给我量身定做使人无比虚弱的脚镣,不剪掉羽毛,金丝雀就会逃跑,不是吗?
冷静下来后的我又听到了Loki的名字,他要死了,因为企图暗杀奥丁,他们的王。
我突然从心中涌上狂喜,本来屈辱另类的天赋此刻珍贵无比,我可以救他,我可以救我的星星,像蜜糖一样的念头,弯弯绕绕爬满心头。
拍了拍因为巨大兴奋而泛红的脸颊,对着侍女施了个瞌睡咒就离开了这里。
据我的了解,Loki大略会被关在最豪华的牢里,没人能拒绝一个美人儿的请求,即使他的要求再无礼再可笑,也会有傻瓜前赴后继地把自己的心献给有着荆棘的玫瑰。
现在就有一个傻瓜。
我用了一个小小的易容术,成功地混到了囚犯窝里,并且得知了Loki在明日行刑,正准备低头离开时好巧不巧地听到了几个囚犯肖想Loki的话语,猥琐又下流。
我眯了眯眼,打量了那几个混蛋色眯眯的样子,然后默默地给他们下了死蛊。
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们九命猫可以用自己的命来杀死别人的事了,不过现在知道也不算迟。
他们今晚午夜会在床上抽搐最后窒息而死,没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垂下眸子,旋即快步走开。
等着我,Loki。我接你回家。我们两个的家。
4
终于到了行刑的时候,即使Loki现在依然是阶下囚,但终归属于皇室,即使再怎么不堪,我还是可以用“尽善尽美”来形容这场即将把阿斯加德的二王子变成只属于我一人的仪式。
我意识到我在笑时恰逢Loki入场,星星依旧是耀眼的,俗世的暗尘只会成为衬托他的柔和光晕,甚至将他打磨的,愈加迷人。那件肮脏的囚服因为主人的光辉过于灿烂,不仅没变成一个刺眼的污点反而升华成了精致的礼袍,我急促的呼吸,勉强按压住自己卑劣的嫉妒,不断对自己说,没关系,没关系,再等一会儿,这颗星星就只会对你闪耀他的光泽。
我依旧止不住地颤抖。反常到同行的人都停下他们所谓的正经事来询问我的生理机构是否运转良好,我只是从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我没事。
掐了自己一把后才算彻底冷静下来,现在的我是一个侍女,不能因为一个死囚太过激动。
Calm down.
接下来的事就很顺理成章,Loki被雕花精致的巨斧斩断喉咙,我随着人流悄悄变换成侍卫,将已死的神拖下断头台,使用瞬移术把他安放在我的飞船上。
我顺便偷了个飞船。
做了几个大幅度的深呼吸,擦了擦并不存在的冷汗,望向星星的眼神丝毫不减兴奋和喜悦,但在那之前,我先启动了飞船,将Loki的小刀收走,用缀着宝石金线勾勒的墨绿色绸带捆住了他的手;再开始复活。
复活所需的时间很短,但代价很大,我不得不在他睁开双眼时用一种极为丑陋的笑容欢迎。因为我的脖子太他妈痛了,哦sorry,language。没人告诉我在失去一条生命的同时还要接受双倍给予之人被杀时的痛苦,但告诉了又会怎样呢?该救的还是会救,该走的还是会走。
Loki只消看我一眼,我就会淹没在巨大的不真实感和幸福感里不知所措,我语无伦次地用一种尖细的嗓音告诉他,我救了他,他现在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他只属于我,但不要担心,只要我没死,他就不会死,他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他抢过来,但只有一点,不要离开我。
我实在是愚蠢至极,在语无伦次中竟忘了平素最得心应手的一件事,观察他,导致我始终未发现我眼里他的苍白紧张无措,实际是包容期待和了然;连Loki因憋笑而抽搐的嘴角,都看成了恼怒和失败。
我实在是个傻哔————
过了在宇宙中飘荡的几个月后,我又一次因为实在厌烦美丽震撼的星际美景而成功的坠入了睡眠的深渊。
等我醒来时,飞船内依旧播放着中庭的流行新歌,舱外的景色依旧千篇一律,心脏却倏地攥紧,Loki的气息,不见了,没有了。
我突然有点想笑,哈哈,我真是傻,忘记了星星是闻名九界的第一法师,他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稀有的,猫,困住呢?一切只是我的浮想翩跹而已,一切都没了,失败了,有些懊丧地揪住头发,突然发现头发变短了,我咬咬唇,拿起Loki的小刀就往手上扎,血很快就流尽了,我甚至沉迷于一滴滴流失的幻觉而想再给自己来上一次,但理智告诉我,住手。
然后,千年不剪的苍发在我逐渐感到活力时又短了一截,一大截。
至少我终于有正当的理由不剪头发了,挑起一个无谓的笑。
那Loki,你在哪里呢?
在下一秒,我看到了阿斯加德的士兵。
5
我又被抓了回去,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海拉亲自接见了我,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相较于Thor一定更喜欢Loki,她没给我过多的胡思乱想时间,傲慢地颔首“Kneel ”,尖长的黑指甲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我就被一种不可抗力拉拽至当今的王面前,脸部因为被尖锐东西划过而产生了丝丝麻痒,我控制住自己的颤抖然后直面向那双带有微芒的眼睛,她满意地眯了下眸子,然后将我推开,欣赏着我颇有些狼狈的跌姿然后不急不缓地开口:“我猜你大概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坦白说,我一直有些诧异于奥丁为什么放着天生的杀手不要而去培养一群没有脑子的武神,现在我知道了,你太弱,”她转而欣赏起自己的指甲,但那股阴冷的视线一直都很不舒服地粘在我身上,“我的弟弟,哦不对,冰霜巨人Loki是你的梦中情人对吧?那我猜猜看,你的小玫瑰抛弃你了。你找不到他。他耍了你且你无力回击,只能无奈又愤恨地看着一切的发生,不后悔吗?傻姑娘,你有着天生的力量,为什么不用起来呢?男人们总是洋洋自得,是时候打击打击雄性生物的自信心了。”
我该怎么做?我像是被梦魔瘴住,喃喃出声。
海拉望着我,挑了挑棱角分明的唇:“给这位猫小姐一对匕首。他们就在外面,不要让我失望。”
如你所愿,我会展现我最大程度的忠诚。我向她行了一个花样繁复的宫廷礼,拿着我的武器转身离开。
握了握有点被汗濡湿的手柄,我呼出一口气,用尽量稳重的姿态走了出来,面对我最爱的人。
Thor条件反射地砸过来一块巨石,就在即将砸到我时,一把小刀准确无误地击碎了石头,使它在我面前化成湮粉。
“好久不见”Loki望着我的眼神有些尴尬,我试着像海拉那样笑了笑,然后踮起脚尖,在Thor惊讶的眼神里,用刀尖抵住了Loki的大动脉。
不想他死就都给我滚进来。虽然踮着脚走路有些尴尬,但毕竟手上捏着一条人命,没人笑得出来,除了那个一脸姨母笑的智障金毛。要不是看在你是大王子的面子上你早就死了。
海拉向我招招手,“过来,做得很好。”我跑过去,窝在她腿上,搂着线条分明的脖子在她耳边问她,那么我的王,有什么奖励吗?“你想要什么我的小姑娘,我都满足你。”她侧过脸,我的头发散落在她的黑袍上,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唔……那我,想要你的命,可以吗?
我露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甜蜜笑容,在她耳边低语,你就不该想要动Loki。
她的瞳孔在我念完咒语后瞬间放大,她死了,同时也搞死了我。不过没关系,我命很多。
Loki和Thor自始自终就没反应过来,不过这样也不错,我趁着他们还没消化完这个狗血场景就瞬时转移了。
很多人都发现Loki在那以后都十分喜欢自残,但出乎意料的是,无论他怎么作,他都死不掉。
因为有我啊,我可是他的守护天使呢。
就这样死了复活复活了死,灭霸不可逆转的来了,我还剩两条命,我躲在暗处,悄悄看着灭霸掐死Loki 后冲上前去,对着灭霸施了咒,他太强大了,我只能让他们暂时昏迷,不过这也够了,我特别好看地对着Thor笑了一下,记得告诉他我爱他。然后复活了Loki,在圣洁的绿光中,我的星星起死回生,然后他看着我飘散在空中,我成了粉末。
消散的感觉很不好受,我清晰地感觉到了真正的死亡在朝我走来,没关系啊没关系呀,你活着就够啦。

———九命猫一族虽有天赐九命却大多短命,据史料记载半数以上皆为情死,世人皆为其忠贞不渝叹息,殊不知其为命运的诅咒,一世只一良人。
———《九界异闻录》

可能会有番外w

番外戳我➡️http://xianyuyan195.lofter.com/post/1f0017f2_eeb865d1

【特查拉x你】居家好男人节目 (后续)

大家猴这儿Dawn!
萌新无脑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翻车现场请注意避让!

在风和日丽晴空万里万里无云的美好一天,我们熟悉的小记者坐着由Tony·Stark大爷免费赞助的昆式战斗机来到了瓦坎达。
今天我们要采访的是瓦坎达的国王T'Challa,不知道电视机前的已婚妇女(男)们是否对高大上的皇室生活有些期待呢?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王妃是如何生活的吧!
小记者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那两人,于是决定先采访Shuri。
“Shuri公主您好!我想问一下您的哥哥和嫂子平常都干些什么呢?”
“emmmmmm……大概就是一起拯救世界啥的吧……或者是去某个拍卖会回收振金什么的,偶尔去一趟妇联大厦参加派对也会半途被我的傻哥哥以各种理由带回来,说什么老冰棍课堂balabala的。具体我也不清楚啦,你要不去问问侍卫长,我觉得她应该知道不少。”瓦坎达的科技希望沉吟片刻,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后,给了已经傻了的节目组一个不错的建议。
晕晕乎乎的记者晃了晃脑袋,手指颤巍巍地指了一下远处正在训练的Okoye,“看来我们不用找了啊哈哈…”
朵拉侍卫队在看到来人后,都停止了训练,一动不动地望向记者,记者咽了咽口水,对侍卫长说:“您,您好,我们是做节目的,今天来是想问问,国王和王后在空闲时间都会做些什么?”
她有些同情地望了望摄影组开口说:“终于有一个人和我一起分担这一切了。自从特查拉结婚了之后,他每天望向王后的次数成倍增长,哪怕她只是拍拍衣服他都要侍女重新拿一套衣服来给王后,三分钟不见王后自动暴躁化,最夸张的一次直接穿上黑豹战衣亲自找人……虽然我们的王后很好很漂亮,但是……唉,算了……”
“额,那我还有个问题,就是国王他们去哪儿了?”又是摄影师开了口(其实你才是那个大Boss吧!)。
“哦,大概是度蜜月去了,不过你别担心,再过几天他们就从阿斯加德回来了。”Okoye一脸我习惯了的表情望向远方,“瓦坎达的夕阳真美啊。”
突然雷声大作,下雨了。
“好了我们也采访的差不多了今天谢谢您了!”摄影师扯着呆成石像的小记者上了飞机。

其实吧,从今天的节目我们可以看出来,有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所以大家做不到也没关系,你家又没矿,你也不是国王,这种男人看看就好。⬅️主持人的肺腑之言。

依旧是@请叫我狗桥 梗!请啵啵这个小可爱!

【盾冬】居家好男人节目

大家好这儿Dawn!
萌新无脑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现场请注意!

据说节目组都单身系列(划掉
#盾冬专场#
采访记者如约来到cap在布鲁克林的公寓门前,还没敲门就看到一只大胸甜心打开了门。
“Wow,你们可来的真早,进来吧拖鞋已经准备好了。”温柔的金发人妻(?)对着镜头灿烂的笑,摄影师已经可以预感到节目播出后又会有一波老冰棍热。颜值即是一切。不还有钱。
摄影组的一干人浩浩荡荡地坐在不算大的沙发上,实习期刚过不久的小记者捏了捏稿子,有点紧张地问道:“请,请问,winte———James先生呢?”被全美道德标杆毫无仁爱地瞪一眼后,有点想抽自己嘴巴子怎么破……?
“哦,他啊,在睡觉呢,卧室隔音效果比较好,你们放松一点没关系的。”正在拖地的美队回答道。
“啊…好的,那请问cap,为什么你们不住在复联大厦呢?”
“你也知道吧,Bucky他,在以前被九头蛇控制的时候杀了tony的父母,虽然tony现在表示不介意了,但是我觉得还是不要多刺激他们两个好,而且你不觉得,大厦里派对太多了吗?如果Bucky被教坏怎么办?所以我想恳请在看电视的所有人,不要轻易的参加tony·stark的party,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个奥创突然跑出来,为了大家的……………”美国队长一边擦桌子一边开启了熟悉的说教模式,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好像回到了过去被留堂视频所支配的时光中。
就在大家听的全(昏)神(昏)贯(欲)注(睡)时,卧室门被打开了,走出来一只带点起床气的冬兵。
“Stevie,家里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前任九头蛇冬(男)兵(模)揉着眼角,抱着盾坨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嗯有个小采访,Bucky你怎么不穿鞋就跑出来了?快快快回床上去,早饭我已经煮了,你再躺一会儿,不好意思啊大家我失陪一下。”Steve·我媳妇这么可爱才不给你们看呢·Rogers扔了沏茶的纸杯直接一把将自家小天使公主抱走了,徒留节目组留在原地瑟瑟发抖。
过了一会儿美国人的精神支柱回来了,他直接穿过客厅走向门口,“Ca,Cap,您去哪儿?”“我?我去帮Bucky买点李子,你们就坐着等会吧。”
哦。:)我dengndjtxgsjwbsjs
“算了,我们采访也差不多了,今天打扰了。”看不下去的摄影师直接发出了单身狗的回绝(咆哮)。


好啦!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观众朋友们现在可以知道,作为一名居家好男人,你要文能冗长烦死人,武能手提二十吨,做到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天大地大老婆最大,不知道你们是否学会了呢?欢迎电视机前的你们推荐下一个居家好男人哦!
据说主持人节目结束后被围在巷子里群殴了。(划掉

感谢群里的小可爱的脑洞!说不定会写后续x

【Lokix你】【九命】(一)

大家好这儿Dawn!
萌新初次写文还望不嫌弃!
大型ooc翻车现场
如果你这样还能接受的话………
那就开始吧!(⁎⁍̴̛ᴗ⁍̴̛⁎)
九命
1
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生长在阿斯加德,一个神域。我早就知道我绝不是他们中的一员。
那些神。
他们都有着耀眼的外表,无所顾忌的日光从他们的头上喷薄而出,倾泻在周身形成璀璨的光幕,生来就具有神力的他们尚武,从他们最尊敬的Thor odin’s son 就能看出来,那个一头金发的肌肉无脑男。
我只是一个囚犯,即使是一个几百年的奶娃娃都能在一分钟之内让我毙命,胆小,怯懦,在金碧辉煌的神宫里苟延残喘,活便活罢,谁在乎呢?哦对了,我有没有告诉你我被囚禁的原因?
我不会告诉你的。
因为我也不知道。
我只晓得我与他们长相不同罢了,一头白发,好像从生下来就没剪过,一直被绊倒,好麻烦。我记得我有一双赤金的眸子,侍女们一直在夸很漂亮,我只想到了小时候偷偷溜出去玩的时候,吓哭过外面那些小孩。
自那以后我再没出去过。
偶尔会有一个叫奥丁的老头子会领着一大群人来看我,我一直觉着他是宫里的导游,他们围着我的房间指指点点,这时候总有士兵上前给我换上新的脚镣,他们望向我的眼睛总是濡湿的,眼角绯红的样子让我想起窗外看到的晚霞。
这个晚上他们一定会庆祝,开一次盛大的派对,那个大王子特别喜欢摔酒瓶,一晚上22次,我数过。
我很喜欢来看我的那个女人,她很温柔,会给我带小甜饼和故事书,我最爱窝在她怀里闻着淡淡的花香听她讲故事,但往往一个故事还没讲完我就睡着了,又一次半梦半醒间,我听到隐隐的泣声,谁在哭?为什么哭?想不明白。


后续戳我➡️http://xianyuyan195.lofter.com/post/1f0017f2_eeb763ef